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5


5

活动忙完之后朱徽茵一定要请吃饭。

加上季雪儿和梁仲春,四个人在校外火锅店热腾腾点了个大锅。喝了点酒之后靠着椅背聊起来。听明诚说选了明楼的课,也不知道怎么的话题就扯到了明楼身上来。
 
按朱徽茵的说法,明楼,绝对的人生赢家嘛。家族企业,本市大名鼎鼎的明氏集团。明氏业务广涉房地产、日化、会展、投资N多领域,传说近两年在进军医疗行业。反正不是咱穷学生能懂的。

但出身高贵的明大少爷偏偏走到学术道路上坐冷板凳来了。来经院几年,稳坐迷妹们心中院草人选的头把交椅。刚评上经院的教授,经院成立以来最年轻的教授。专业课上座率那个满……迷妹们给他起各种昵称在院内流传,明大教授始终置若罔闻……
 
“你说我要是他,还谈啥学术理想……我他妈就喜欢吃喝玩乐的堕落人生……啧啧”
 
梁仲春明显喝迷糊了,明诚踢了他一下。
 
梁仲春一个激灵:“明楼,明诚……嗝……你……不会是他们明家失散多年的私生子吧……”
 
一句话三个人笑得前俯后仰。
 
 
 
秋风渐渐紧了,霜降,立冬直到冬至,已经十二月。一个学期就这样渐渐接近尾声,学生们一个个开始忙成期末狗。
 
天冷,宿舍除了明诚都患了起床困难症。明诚主要是没法。依然忙,明诚尽量让自己不那么兵荒马乱。
 
明楼的课已经开始接近尾声。
 
从夏天的衬衫到冬天的呢子长风衣,都说男人三十岁之后就开始发福了,明教授其实也不算瘦的。可是人家就是能把衣服穿得如此的……好看。往讲台上一站,你不得不被他吸引,被他引领。
 
明诚也不开小差了,依然坐最后一排,索性认真听听明教授的课。即使风云际会的近代史,又是隐秘的特殊话题,但明楼的声音总是平平的,沉沉的。讲历史的汹涌和无情,讲个人的挣扎与无奈……
 
最后几节课,学生们下课簇拥着请教问题,大胆的女生们已经旁敲侧击着索要联系方式。明楼也不答也不愠,慢条斯理在黑板上写了个邮箱地址。
 
期末忙,明诚基本上挤不出打球的时间来,去餐厅上班的次数不得不减少了一些。阿香姐也体谅人,越来越好说话了。只不过明诚去上班的时候,也好久没见明楼来吃饭了。
 
佳人不约了吗?
 
明诚想起明楼一字笑的样子来,嘴角的那两个半圆的弧度。他似乎只是在对着家人的时候这样放松,在别的地方明楼基本上不会这么笑的。
 
明楼呀明楼。
 
 
 
12月31号,竟是一年中的最后一天了。
 
天气很冷,风也刮得大。但绝对挡不住跨年狂欢的热情。

今年是本市建市的整周年,据说经过特批,市中心人民广场有盛大的焰火表演。媒体们早就开始预热,大家的手机里观赏贴士、安全事项早已收到了一堆。
 
年末的最后一天,当然很特别。人们从来就喜欢狂欢和释放,年轻人更甚。狂欢倒数的时候,你会在哪里,跟谁在一起,在做什么,在朋友圈发一大段一年的总结和感慨,在这一天似乎变得尤其重要和有意义。人们期待这样。
 
其实,还有一件事,12月的最后一天……是明诚的生日。
 
明诚的出生登记卡一直跟着他,明明白白写着是这一天。只不过明诚不同于普通人家的孩子。即使被桂姨领养后,他也没有过过什么生日,没有过什么仪式。明诚也早就没把生日当一回事了。
 
20岁的明诚,让自己提前很早就过了矫情的年纪。他的生活没时间矫情。再怎么样,这一天不还是那样吗?
 
最后一天么,这一天出生的孩子是为了抓住些什么,还是像时间一样什么也抓不住呢。
 
 
 
风流倜傥的梁公子在和本院一位妹纸say bye bye之后,现在已经成功打入季雪儿的朋友圈。今天约了季雪儿和她的室友,预备叫上明诚他们四个。打算是看完焰火表演后通宵Party。
 
仨大老爷们居然为了这天约着一起去做了头发,明诚对他们仨真是无语望天。
 
季雪儿也给明诚发了好几条微信。但明诚确实去不成。
 
餐厅今天估计得是一年中最忙的几天之一,非常缺人手,兼职的工资也涨了三倍。下了课之后,明诚得去工作。
 
阿香姐提前嘱咐大家一定要早点去,今天会非常忙,尤其是晚上。五点多下课之后的明诚,往食堂对付了一下就骑着车赶去了。忙过这两天,之后考试周,明诚就可以休息两个星期。
 
 
 
餐厅忙的时候,确实只能是用忙得飞起来形容。不停地跑来跑去干活,基本上没有停下来的时候。即使是穿软底的鞋,上两个小时之后,脚底就会开始隐隐地疼。时间越长疼得越难受。

明诚脚底疼得不舒服的时候,只能是去休息间脱下鞋袜,用冷水冲一下脚再穿上。用冷水冰一下充血的脚,不适感会减轻一些。
 
今天的客流量几乎是平常的三倍。从下午六点到晚上十一点,到打扫完卫生。明诚觉得自己的一双脚快废了。
 
零点还没到,估计这个时候梁仲春他们仨正和一群妹子在广场浩大的人流里等着烟火表演。给明诚发了微信,一直催他下班赶过去一起玩。而明诚现在只想回去踢鞋睡觉,连感慨一下命运这玩意儿的多余力气都没有。
 
 
 
五点吃的饭肚子早就空了,跑五六个小时下来,简直又饿又渴又累,非亲身体验没法体验个中滋味。
 
明诚推着车,拖着快废了的脚,照例去肯德基窗口买吃的。这个时候买吃的,也 只有肯德基了。

从服务员手里接过一杯加冰饮料和汉堡的明诚,饮料冰得直接让明诚打了一个激灵。他回过神来,终于有了半分钟的时间自嘲一下:生日呢,就这待遇……
 
 
 
广场早已形成了人流的大潮。市里出动武警部队维持治安稳定。离零点还有差不多半小时。人潮激动、汹涌……
 
明氏的自然是不用去挤这个人潮的。广场旁边一排的VIP休闲厅,今天不对外营业,只提供给股东们。大落地窗。基本上都是欣赏烟火的最佳视角。
 
兴奋的明台小少爷正在窗前鼓捣他的手机,不停地拍照,拍照,发语音。
 
 
 
明楼看着窗外极度汹涌的人潮。
 
向小少爷招手,“明台,过来陪大姐。”
 
明镜不解:“你去哪里”
 
“我想……去找个人。”
 


评论(18)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