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8



8

考试周临近,宿舍每天晚上到一两点是常事。梁仲春他们三位平日里在明诚的映照之下显得松松垮垮。其实在A大这样的学校,关键时刻每一位学生绝对都是毫不含糊的有想法有行动的有志青年。都知道平常可以松一松,但漂亮的考试分数是极其重要的。

图书馆几乎每天满座,浓浓的咖啡因混合着暖气以及人体热气,这是冬日特有的期末图书馆氛围。图书馆离宿舍远,午休时间很多备考的学生们都选择在趴在桌子上迷一会儿,再打起精神继续。
 

明诚没回去休息,在图书馆背了一中午的书。本学期必修的,课程名长达20字,简称毛概的思想政治课,直把理科生明诚背得五迷三道,舌头打结。但没办法,毛概6个学分,是本学期绩点占比最大的一门课程。
 
明诚准备在桌子上趴一会儿,调了个两点二十的闹钟,两点半上课,是明楼的最后一节课。
 
如果以后不刻意再选明楼的课的话,这应该是最后一次看到明楼了。

同学们口中的家世显赫的人生赢家,带金丝边眼镜的,讲话声音沉沉的,有着无声的强大的磁场力的,笑起来嘴角有两个弯弯的弧度的,宠溺弟弟的,以及莫名其妙陪他吃了一碗面还给他系了条围巾的明楼。
 

大概从十几岁开始,明诚很少有这样的情绪了:抱怨,以及羡慕。明诚活到现在,这是两样对他来说最是没用的情绪。这种负面情绪基本不会带来任何愉快的体验,且不会改变你面前残酷冰冷的现实。所以明诚信奉的:直接去做。负面情绪,多余。
 
明诚枕着手臂,开始冥想,明楼和明诚。
 
明楼这样的人,和明诚这样的人,最大的不一样其实显而易见,姿态。天生浸润在骨子里的雍容优雅和玩命挣扎着摆脱操蛋人生的狼狈慌乱。
 
明楼大概就是上天最偏爱的那一类人,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而明诚的人生从来就是狼狈的人生。被遗弃的弃儿,有记忆起就在孤儿院,除了高墙大院,这世界没人真正跟他有什么关系。后来遇到桂姨,患有轻微精神病症的养母。似乎有一个家了,但形同虚设。只比灶台高半个头的孩子被整壶滚烫的开水浇过脚背,滴水成冰的冬天里用冷水洗衣服,冷饭剩菜,棍棒加身,十几岁之后不打了,名义上的母亲和孩子冷眼相对,形同陌路。后来上大学,桂姨卖了房子回乡下,唯一的一点牵挂也断了,从此就一个人。

刚入学时交完学费对付过不少顿的馒头咸菜,一年多的时间,其实也加上之前很多年的时间,足够明诚找到对抗世界的铠甲和武器,兵荒马乱地跑着,到现在,21岁这个依然很忙很累但终于显得不那么狼狈费力的明诚……
 
趴的时间久了,腿开始发木,钝钝的不适感传开。明诚从半醒状态的冥想中醒过来。被一种他刻意排斥在情绪之外的久违了的惆怅所包围。这种来自“明楼与明诚”的情绪让他难过,让他若有所失和心烦意乱。
 

室外气温已经零下。最近连着一周都天幕阴沉,跟刷夜的考试周一样低迷。

真的很冷,从图书馆出来,明诚满脑子还是书上密密麻麻的各种特色社会主义各种总路线总布局总方针,以及刚才胡思乱想的意冥。明诚一张嘴,冷不丁呼进一大口冷空气,看起来像是要下雪了。明楼的围巾,就不还给他了吧。反正只是一条围巾,明教授不至于在意这么一条围巾吧。不还就不还。
 

佳人果然如约而至。
 
坐在上次的位置。衣着妆容依旧无可挑剔。同学们都知道了这是明教授的“师妹”,从四面八方各种打量。佳人带着明媚的笑容,对这些目光泰然处之,专心刷自己的手机,等明教授走进教室,便又抬起头来专心看讲台。够深情!
 
明楼在黑板写了的几行字,不疾不徐地开始最后一节课的课堂总结。
 
明诚一边听,一边从包里拿出一张素描纸开始画,钢笔画的明楼。

平常钢笔画的作业也交了不少,最近还是第一次用钢笔画人,画的这个人还是明楼。

明诚画得认真,一丝不苟的发型,眼睫,鼻峰……今天的明教授没带围巾,明诚用钢笔把挂在宿舍那条给他加上。
 
半节课过去,画完了的明诚仔细观摩,还算满意,一个在纸的柔光里轮廓锋利的明楼。

明诚觉得意犹未尽,在空白处写了个龙飞凤舞的行楷:楼。又在右下角留了个细细的日期款。明诚端详一下画,又再端详讲台上的人。觉得时间过得飞快。
 

明楼讲完期末论文的格式和要求,致谢大家的支持与配合。课最终停留在白板幕布上一个收作业的教师专用邮箱。经济系的明教授广泛的兴趣范围所触到的一段特殊的近代史……
 
铃声响了,一教室的同学窸窸窣窣地收书。

明诚不想承认自己难过,反而责怪自己的矫情,觉得这下课铃听起来就像是告别的钟声。这节课过后,对于生活没什么交集的两个人来说,即使天天生活在同一个校园里,基本上也不会再见面了。
 
一堆学生拿着本子围上前去找明教授合影和签名。明楼显然不好拒绝,从怀里掏出钢笔,俯在讲台桌上一个一个签。佳人也起身,走上前去,帮明教授收拾完电脑,提着文件包笑盈盈地站在旁边等。

明诚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呆了十来秒,把钢笔画夹在书里,在走出教室之前最终只看到一个俯身写字的身影。
 
再见了,明楼。
 

明诚出了教室就给郭骑云发微信:“晚上打球不打?”
 
“大冷天的咋打?”
 
“所以去不去?”
 
“去吧。”
 
“那七点球场见。”
 


评论(18)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