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29

   

29



本来有阿姨在,早起明楼却非要吃明诚做的早餐,说自己可以打下手。很普通的白粥、小菜和鸡蛋饼,明楼还是只会在旁边打转。
 
明镜周六得去公司,明台逮住机会玩游戏就不会撒手。明楼带着明诚慢慢逛,家里的后院、花园,以及他的书房。
 
明楼的书房是最让明诚感到兴趣和亲切的所在。书橱里的照片很神奇,中学时的明楼,本科毕业时的明楼,在巴黎的明楼……但不管是哪一个明楼,跟现在的明楼都很像。明楼就是明楼。
 
明诚对着明楼本科时候的照片端详良久,十年前的明楼也就是现在他的年纪。那个时候他刚从孤儿院被领养,那个时候的明楼会做些什么呢?
 
 
明天两个人都还有事,周六晚就得回去。明镜照例让阿姨煨了汤,放到车里给他们带回学校。吃过饭。明楼早早就开着车回校了。
 
 
明楼是有事要和明诚谈。他有点气闷,明诚关于很多事的保留和一言不发。
 
学校晚自习下课的钟声已经响过第二道。
 
明诚在明楼的大书桌上弯着腰作了一个多小时的图之后终于完成,起来往冰箱里拿了罐果汁,往沙发上惬意地坐了,撑了个懒腰之后,意外地发现坐旁边的明楼有点不对劲。
 
沉沉的低气压。
 
“还有一个月放假,不想和我谈谈暑假计划吗?”明楼终于发问。
 
明诚语气平淡,毫不经意。“嗯,没什么,怎么问起这个?”
 
明楼气结,“我不可以问?”
 
明诚喝果汁,“就……没什么特别的,一样的。”
 
“跟什么一样的?”
 
明楼的低气压让明诚有点不适应,他斟酌了一下词语:
 
“跟去年一样……”说完转移话题,“你呢?”
 
“我在问你……”明楼打断他。
 
明诚只得从实说:“继续上班……明台暑期还需要上课吗?”
 
“明台暑期不需要上课,但你确定你要继续上现在这个班?”
 
“嗯,现在的打算是这样的。”明诚老实回答。
 
明楼沉默了几秒,明诚听见他鼻息的声音。
 
“大哥……怎么了?”
 
 
“不去设计院实习?学校的优培计划参不参加?你之前提起的国际夏令营呢?你认为你应该做什么?”
 
明楼的一连串问题让明诚心悸。
 
“本校,你最优秀的同学他们都在做什么,你是否知道?”
 
“大学本科会过得很快,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时间很珍贵。这么珍贵的时间,你需要的是更多的尝试,见识,做有意义的事……为什么你规划的是继续上现在这个跟你的专业没太大关联的班?”
 
明诚把手里的罐头缓缓地放在茶几上,吞咽了一下,没搜罗到合适的词语回答。
 
“有困难为什么不跟我说?”
 
明楼最后掷出来这句话像一把利剑直指明诚心口。明诚头皮开始一点点发麻,并不知道怎么回答明楼。
 
 
明诚的沉默让明楼生气。
 
“什么时候学得这么狭隘和目光短浅?甚至分不清楚什么事才是更重要的,才是你应该去做的。”
 
明诚感觉心口被一根绳子紧紧捆住,勒得他呼吸困难,艰难开口辩解:“我不是……”
 
“什么不是,暑假你就打算重复三个月你现在已经很熟练,跟你的专业没什么关系的工作?”
 
“不是还有下学年,明年再……”
 
明楼打断他。“你应该知道明年还有明年的事。”
 
明楼生气,明诚沉默,一时间无话可说。学校礼堂顶楼传来的晚休钟敲响,在安静的空间里格外清晰。
 
 
很久,明楼终于放缓了语气,“阿诚……在任何你还有余地的时候,钱都不是最重要的,我认为你应该有这样的眼界和胸怀。”
 
明诚吞咽:“我不能……”“用你的钱”后面这几个字明诚没说出来。
 
“有什么不能……你不认同我的话?”
 
明诚抬头看明楼:“认同,我本来……也有第二个计划。”
 
“阿诚,我想让你明白,过去是过去。你的过去……我很遗憾没能早些帮到你。人确实无法决定自己的出生,但一昧纠结于过去而让它影响你做更好的选择,不是聪明的做法。”
 
“本校不容易进,跟你的同学站在同一起点,为什么要让过去的习惯和模式局限自己落后于人?你可以有很多选择……”
 
明诚红了眼眶,“大哥……”
 
“你应该去做更重要更有意义的事,只要你还有余地转圜……更何况,你还有我。”
 
“那我怎么还给你?”明诚认真。
 
“还给我……”明楼也认真, 仔细想了一下,“以后有的是时间。”说罢偏头看他,“你认为呢?”
 
 
明楼伸手顺明诚的头发,二十一岁,还需要太多成长和历练的,柔软而坚强的小孩儿。
 
“接下来申请夏令营和实习吧,不要误了日期。”
 
“上次告诉你的那张卡,还放在抽屉里。多是……稿费和奖金,不紧张……”
 
“大哥……那”
 
“嗯?还有什么问题吗?”
 
“知道了……”
 
 
听话的明诚很乖软,气氛柔和下来。明楼终于悄悄舒了一口气。他在明诚面前生气都很困难,一直没把握,担心谈崩……总算是,谈好了……
 
 
想想这么久了,今天晚上算是,第一次吵架?虽然明诚没怎么说话……
 
气氛有点沉闷。
 
明诚叫他:“大哥……”
 
明楼揽过他:“该睡了。”
 
 

评论(13)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