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33



33

明诚在考试周那几天住回了寝室。也就拿了牙刷睡衣和电脑回去,基本上就能住人了。明诚的理由是忙,要熬夜。明楼知道他忙,期末实际上也是明楼最忙的时候。
 
期末任务,加上改简历,各种申请。之前组队参赛的作品进了复赛,还天天跑咖啡馆开团队会。明诚真的连着熬了几个夜。明楼基本上已经不那么喝咖啡了,明诚反而越来越依赖起咖啡来。
 
等到整个考试周结束,明楼决定带着他去好好吃一顿。这样分开做事的日子好像不怎么让人习惯,明诚住的都是寝室。
 
 
周一客人不多,餐厅很安静。音乐是欢快缠绵的“玫瑰玫瑰我爱你。”
 
明楼望着明诚眼睛下隐隐还能看到的黑眼圈。“瘦了。”
 
明诚听了明楼的话,下意识去摸脸颊。
 
明楼觉得他可爱,“你自己哪能知道瘦没瘦……”又问他,“申请都通过了?”
 
明诚也觉得下意识摸脸颊好笑,“通过了,学校定在本周六出发。”
 
“这么快。”
 
 
停了一下,明楼说:“我也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嗯?”明诚看着明楼,等他的下文。
 
“学校上周出来的通知,按照教学计划,下学年开始,我得去美国……进行,一年半的交流教学……”
 
明楼尽量陈述得平淡一点,这件事在之前他已经想过。“学校已经确定了,就在你这次去的旧金山湾区……”
 
柔和的灯光之下,明楼看到明诚眼睛里发亮的光像是被突然刮来的浓云遮住了一个明朗的晴天,一点一点地黯淡下去。
 
明诚的情绪隐藏不住,都在眼睛里。他坐在对面,被这个消息憎住。定定地似乎在看明楼,又似乎在想什么。
 
明楼能想到不算短暂的分离会是一个考验,却没想到给明诚带来这么大的震动。
 
“阿诚你……”
 
明诚回过神来,“大姐和明台也知道了吗?”
 
“知道了,这周你考试,没跟我一起回家。”
 
“可惜……”明诚说,“不能一起出发……”
 
“你去半个月就回来,学校的安排我应该在八月底……怎么能一起。”
 
明诚掩饰不住的失意和难过尽数都收在明楼眼里。明楼柔声:“即使提前评了级,也必须有至少一点五学年海外教学经历。学校的硬性规定就是这样……我早就已经申请,安排上周才出来。”
 
“一年半……”明诚说,“你回来我就要毕业了。”点的东西已经陆续地上来,明诚低着眉眼,拿过明楼的碗,给他盛饭。“还有姐姐和明台,肯定会很挂念你。”
 
毕业这个词也有点触动明楼,“一年半,确实不算短暂……你介不介意?”
 
说罢明楼也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傻话,海外教学是学校的硬性规定,教学计划确定了之后是难以更改的,学助已经陆续在确定相关的各项安排。下学期是必须去的。问明诚介不介意什么呢?也改变不了计划。
 
来往不能算便利,中间隔着最宽广的大洋,是实实在在的分离。这样下意识一想,明楼更加推翻了之前轻松的想法,这根本不是一次短暂的分离。
 
明诚想了一下,问:“加大伯克利分校?”
 
“是。”
 
“学校的安排,又改变不了。”明诚像是安慰明楼。
 
明楼点头。
 
过了一会儿,明诚说话:“也好,要不然这样下去,我几乎都认为自己离不开你了……以后如何自处。”
 
明楼对明诚的话感到诧异,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我在害怕我离不开你。”明诚说得干脆直接。
 
“你认为以后有什么?”明楼问。
 
“以后会有很多变化。”
 
“是有变化,然后呢?”明楼追问。
 
“现在刚好提前适应一下啊,没有你。”明诚似是平淡轻快。
 
“你……”明楼气结。
 
 
对话的语气和内容都有点超出平常的奇怪,不在明楼可以掌控的范围。明诚说的话不像平常的明诚,好像也没什么破绽。是有变化,是要分开。他明明说的是“离不开”,却满是没由来的疏离感,说了以后,话里却没有以后。
 
在工作上明楼从不擅长处理话里春秋,他信奉直接去做,用事实说理。这跟明诚信奉的一样。原来爱情跟工作一点也不同。
 
明诚明明一直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成熟超脱,现在连他自己都对自己小孩子一样的话感到别扭。他从来没有这样说过话,可是面对明楼,说出来就说了。他不去看明楼的眼睛。而坐在他对面虚长年岁的明楼,恰恰一样。
 
明诚突如其来的疏离让明楼想生气,这股气上来却令明楼难过。很多次,下班之后从地铁站气喘吁吁地跑到自己面前的他和眼前的他重叠。未来的一年半他还是会这样忙,急匆匆地赶路,急匆匆地从地铁站跑回来,但自己却不能在图书馆等他了。
 
他不在,明楼几乎都能想象在大洋彼岸不熟悉的校园和公寓里,没有身边这个人的寡淡无趣。
 
 
明诚开始低下头认真对付碗里的饭菜。那双眼睛在融化了本来掩藏不住的失落和难过之后,努力恢复了灵动的风光澜影。
 
明诚直接带动了明楼情绪的低沉。明楼仔细想明诚说的话。他之前真的低估了这次分离给自己和眼前人带来的影响。
 
音乐依然欢快缠绵。面对面的一顿饭却吃得沉默,甚至食不知味。
 
和最爱的眼前人即将到来的长久的分离,明楼和明诚一样,没有经验。
 

评论(25)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