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35



35

从机场乘校车回校的时候才凌晨四点,明诚在飞机上努力入睡,到了校还算清醒,拉着行李箱直接回了寝室。
 
梁仲春已经回他老爸公司实习去了,另外两位留校报了暑假外语班的还在熟睡。明诚安静地打开小台灯,忍着困意和两只脚难受的肿胀把换洗的脏衣服一股脑收起来,拿到公共浴室去洗。没办法,衣服得现在洗了明天出发时才能晾干。
 
洗完衣服天刚刚亮,明诚忍不住困意,一觉睡了几个小时,还好,十一点起床的时候没什么不舒服。
 
他去明楼的公寓收拾东西。熟悉的钥匙开了门,明楼不在。
 
衣服鞋子,书和画架,各种物件,东西很多。明诚用行李箱往寝室运了两趟。
 
不是他非得现在搬,明楼八月离开的时候,他还不能回来,是得拿回去整理好,要不然没人在了,东西就用不成了。
 
自己的东西都收得差不多了,明诚各处看了一看,再检查了一下需不需要打扫以及有没有明楼换下来没洗的衣服。都没有,干净整洁。估计明楼刚刚请人来打扫过,连小抽屉里的袜子都卷得像他离开之前一样规规整整。
 
明诚轻轻地带上门,抱着最后几本书回寝室。
 
工作室的学姐知道明诚回校,给他打了电话,再次希望他暑假可以继续上班,工作室需要人手,暂时不好找不熟练的新人。“工资的话好商量,可再原来的基础上增加。”学姐表示。
 
明诚一手搂着书,很客气地谢了学姐的好意,还是拒绝了。
 
 
“应该去做更有意义和价值的事,只要你还有余地转圜。”那晚和明楼不算愉快的谈话,明诚没怎么和明楼争。因为在他们俩之间争执其实是无谓的。因为其实明楼说的话就是他心里另一个博弈的声音。明楼最终把他做决定的天平倾斜了过来。
 
至于明楼早就放在抽屉里的银行卡。明诚知道明楼早就放在了那里,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跟他说。
 
明诚不小气也不狭隘,他不排斥寻求帮助。因为身世特殊,明诚领的是学校的数额最高的特殊助学金。大二学年的他已经有了一些余裕,所以开学初助学金到账时,明诚捐了一点给孤儿院。
 
确实是这样,任何还有余地的时候,钱都不是最重要的。但那不能是明楼的钱。
 
因为明楼太特殊。明楼其实是明诚的独一无二,此时此刻的明诚贪婪地拥有他。跟明楼相爱越久,明诚真害怕自己会更贪婪。明楼毫无保留,不吝给予,明楼的爱情,明楼的公寓,明楼的家,可亲的姐姐,明台,明楼的钱?贪婪这么多,应该割舍的时候如何割舍?
 
 
明诚将最后抱来的几本书归置好,打开电脑浏览租房网站。堪比一线的价格和苛刻的租住条件有点超出他的预期。
 
灰头土脸对着电脑看了一个下午,打了无数个咨询电话,明诚最后将几串租房号码记到通讯录的时候,明楼的电话刚刚打进来。
 
“回家吃饭?”
 
“做饭?还是……”
 
“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外面吃。”
 
“今天我去公寓收拾行李了……你不在。”
 
“出门了……快下来吧,或者需要我上去找你?”
 
“等我洗把脸……你在哪?”
 
“你宿舍楼下。”
 
 
明楼推开铁皮脱落的宿舍门的时候,明诚正在飞速地给鞋穿鞋带。
 
这还是明楼第一次来明诚宿舍。“嗯,你继续。”明楼示意明诚手里的动作。
 
明诚继续和手里的鞋带缠斗,明楼随意踱到明诚床位前,明诚床位其实很好认,陈设跟其他三位没什么不一样。但明楼一眼就知道那是明诚的地方。
 
床铺在上方,底下是书桌和柜子,本校宿舍的一律样式。明诚的书和各种物件都整齐有序地堆在柜子方格间。明楼看得兴味盎然。
 
他看到去年自己送的作品集,还装在布艺书袋里,放在一排书的最左边,明楼随手取下来,拿在手里翻开看。
 
明诚去走廊外面收袜子,坐在梁仲春椅子上准备穿鞋。听见明楼的笑声。一看,明楼手里正拿着那张钢笔画。
 
画里是轮廓锋利的明楼, 旁边明诚写了个锋利的“楼”字,还落了日期。
 
“你画的……”明楼是陈述句,带着笑意将落款日期念了一遍,那是上学期最后一节校选课的那天。
 
“嗯,没在做作业,就是在画你。”明诚老实回答。
 
“以为以后见不到了,画下来留个纪念?”
 
“有一点,但主要是因为……你好看。”
 
“嗯?是吗?”明楼笑意更深。
 
慢慢将画看完了,放回到作品集的书页里,又放到柜子。
 
“明天……几点出发?”
 
“中午一点,去机场。”
 
“需要我陪你去吗?”
 
“不用了,已经订好票,刚才在看房……你不是最近结课题?”
 
“是在结课题。”
 
明诚鼻头酸:“对不起,我本应该陪你去度假的,这是第一份实习,对方催得很紧急……”
 
明楼说:“来日方长。”
 
明诚已经穿好鞋,明楼叫他:“走吧。”
 
 
熟悉的餐厅,都是家常的小菜,平平淡淡的一顿饭结束。
 
明楼看看天色,说:“走回去吧。”
 
他们沿着高大的梧桐树下的人行道,往学校的方向走。路人行色匆匆,只有明楼和明诚不着急,不疾不徐地走,就像是散步,偶尔明楼衬衫的布料会擦到明诚的胳膊。
 
华灯初上,夜色温柔。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车流在几米之外的路中央过来过去,梧桐树下的石板路却安静得呼吸可闻。明诚微微侧步向着明楼,原来他头顶的发刚好能高到明楼的耳边。
 
就这样一路走到北门。
 
明楼站住:“阿诚,我就送你到这里。”
 
明诚错愕:“你还有事忙?”
 
“嗯,有事去,现在就得开车去新区,今晚和明早都回不来。”明楼继续叮嘱他:“行李自己收好,不该落的不要落。记住,遇到任何问题不好解决,你首先应该想到的是我,知道了吗?”
 
明诚点头,“那你开车小心。”
 
明楼示意他:“回去吧,刚刚回来就没睡好,又有黑眼圈了……”
 
明诚回答:“我都这么大了,你还不放心吗?”
 
暑假里的校园北门没多少学生,但来往的游客不少,告别只能规规矩矩地站着。
 
“会不会舍不得?”明楼揉他的头发。“一个人在杭城,安全最重要……要是想家了,周末也可以回来。过一阵我去看你。”
 
“嗯。”
 
目送明诚往宿舍方向走,明楼再往车库走去。
 

评论(14)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