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38



38

“你凭什么管这么多,你下个月就要走了。”明楼已经站了起来,这句话却像是一闷棍几乎把他打回去。
 
“你,什么意思?”
 
“你是不应该管我太多。”
 
明楼觉得明诚的用词很陌生,仔细搜罗词汇想回答他的话。
 
房间进入沉寂,明楼从恍惚中恢复一点理智:“如果你非要这么说。首先告诉我,我有什么言行不当……”
 
明诚保持站定的姿势,直视着他。“就算是爱情,保持纯粹的关系不好吗?你是你,我是我。”
 
“什么?”
 
“明楼。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管过我。包括给我钱,帮我引见前辈,认为我应该换一个更好的环境。你知道这么管我意味着什么吗?”
 
“……你认为这样就有错?”
 
“你是很慷慨,但是你让我贪心了。”
 
“什么?”明楼觉得更陌生。
 
“你是不吝给予,……以后我怎么还给你。”
 
“阿诚,到底有什么误会……这些都是太小的事,根本都不值一提,你……”
 
“但不能一直这样啊,你很快要离开,就算你回来,明楼,你以后不结婚吗?你能一直这样吗?”明诚胸腔起伏,红着眼睛。
 
“阿诚……”
 
明楼恍然。
 
他本以为这些都是不那么重要的事,并且之前就已经处理好了。眼前陌生的明诚陌生的问话,让明楼脑子里一下子混乱回闪过很多事,竟让他答不出“能”这个字来。
 
要离开的事,以后结不结婚的事,能不能一直这样?到底是不是真的不那么重要?但他确实是要离开了。是下个月就要走,没有明诚的国度和校园,不算短暂的一年半。明楼开始觉得心慌和头疼。
 
“所以,明楼,现在就在一起就在一起吧,不要管太多,你也是,我也是。”
 
明诚红着眼睛,起伏着喘气。
 
明楼觉得自己多出的十岁完全是虚长,面对这个红着眼睛说话的明诚,他跟他一样完全平静不下来。
 
“非得要这样?你为什么……”
 
“不为什么……”
 
“明诚!”
 
 
明楼叫了明诚的名字,他真的怒了。又进入了可怕的沉寂,只有沉重的呼吸声。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嗡嗡振动起来,没人去管。眼看就要从桌子边缘掉下来,明楼伸手接住。
 
是明诚刚才约的车,对方跟明楼再确认了一下地址。“十分钟之后到您的小区门口。”
 
挂了电话,还是只有重重的呼吸声。
 
明楼觉得五脏郁结。
 
 
电话很快再一次打过来,“先生,我已经到达小区门口,车号是……”
 
明楼深呼一口气,找回正常的声音:“我……得走了。”
 
“好。”明诚恢复平静,转身沉默地穿鞋,要提起明楼的行李箱。
 
“不用了。”明楼说,“我自己去。”
 
明诚去提箱子的手停住。
 
明楼很快穿上外套,电话第三次打过来。明楼接也不接,一把摁掉电话。
 
 
明楼走得很快,箱子甩进后座,大力把门关上,言简意赅:“走。”
 
明楼以前听那些多情男女说“心痛”,从来都当是自不量力的浮言矫语,言不由衷。车窗外的影子过得很快,原来是真的,明楼支着头,无法否认自己胸腔某处清晰无比的钝感,让他难受得呼吸困难。
 
“可否再开快一些。”明楼伏着头问前座。他怕再慢一点自己就想回去。
 
“已经是最大限速了。”
 
 
明楼从机场回来,在书房工作了一夜。早起明镜打开书房门吓了一跳,明楼还开着台灯,全神贯注地敲键盘,完全没有意识到窗外的天色已经大亮,也没有意识到有人开房门。
 
明镜强行关了他的电脑,赶他去休息。“作死,做什么非得这么拼……”
 
 
明楼下午开车回学校,回了趟学校公寓。明诚搬走之后他几乎也不怎么住。偶尔再办公室待晚了回去休息都觉得不习惯。
 
明楼熬了一夜,但现在还算清醒。他还是坚持明诚应该换房。
 
那张卡是刚入职的时候聘用书里附带的,明楼不怎么用,几乎没有开通什么功能。明楼只记得有连续存进去的奖金和一些稿费,不算太多,但是足够明诚。
 
具体数目他确实忘了,如果明诚拿了。不知道够不够但就再给他转一些。如果他没拿,明楼不知道。
 
 
明楼打开抽屉,褐色的卡片就躺在原来的位置,没动过。他真的没拿。那他找谁借了钱?又预备怎么还?租了房子,如果是借钱,明诚就没说错,那是他能接受的选择。他的预算或许真的不够换房……
 
“都是些小事,根本都不值一提……到底有什么误会……”耳边响起昨天说过的话。
 
胸腔的痛感再一次清晰起来,明楼能听到偌大的空间里自己粗重的呼吸。
 
他爱明诚,是爱情,刻骨铭心。但,他可能真的确实不了解他。
 
 
明诚无比积极主动地跟着组里加班,一个人揽了两份PPT,拿回去做到了凌晨两点,第二天照常起床上班。
 
周末来临很快,周五下午难得的正点下班,明诚继续处理事情,将最后一个文件发出之后,居然发现手头暂时没事可做了。
 
已经有点晚了,明诚起身打开工作间大灯。鬼使神差泡了杯咖啡,回到电脑上坐着,继续发呆。
 
“明诚,你也还没走。”
 
“没有呢。”明诚转身回答。是同组的实习生,本城E大建筑系的大四学姐赵心晓。
 
赵心晓刚刚完成任务,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将绑起来的马尾放下来,然后收拾东西准备出门,笑着问明诚:“都弄完了吗?一起吃个饭?”
 
“我,暂时还没搞定……”明诚打开电脑,“改天?”
 
“那我先走了,拜。”
 
明诚还是对着电脑,继续发呆。
 
他不想回去,明楼不喜欢那里,他也不喜欢。
 
但是,明楼,不是不喜欢就可以不住了。很多事情,从来都不是这样。


评论(21)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