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42



42

上学期组队参赛的作品拿了银奖,奖金丰厚一笔,加上工资,很快就还了梁仲春的钱。对明诚来说,更重要的是,他有了一份长久固定的工作。
 
两次的合作经历都很愉快,那家公司新的项目组成立之后,和三位画手签了约,明诚是其中一位。
 
从公司签约回来之后,明诚在球场打了一下午球。大力投射带来篮筐的摇晃声令人有愉悦感,很多情绪都适合在球场发泄。
 
明诚辞掉了其他的兼职,课余终于有了更多时间混迹球场。但是体特生郭骑云不再有那么多时间随叫随到地和明诚打球了。郭同学和季同学终于修成正果,每次明诚见到郭骑云几乎都是春风拂面的模样。
 
郭骑云拍拍明诚的肩膀,“我得陪她。舞蹈室风景绝佳,最近发现蹲图书馆好像也没那么无趣。哪天她没空我再跟你去……”
 
“……”明诚懒得理他,最近他的胳膊已经晒得比郭骑云的还黑。
 
 
朱徽茵成功当上青年中心部长,其他大三成员都得要退了职位。
 
最后部门聚会明诚不想去。他现在不喜欢热闹,课余时间除了打工,就是在画室和球场。
 
“你不会吧?”朱徽茵瞧不上,“最后一次部门聚会了都不参加……这么无聊。”
 
明诚还是答应:“嗯……行吧,大概会闹多久?我那么多作业放着呢。”
 
“……你要是不参加咱俩绝交。”
 
“……说了会去的。”
 
 
上次社会实践回来之后,朱徽茵很久不见明诚了。
 
她本来要好好给明诚分配个重要任务,让他好好趁这次聚会带一带大一的新人们,大家活跃气氛多聊一聊,增加一下人气和凝聚力。可是她看见明诚的样子就提都没提了。
 
坐在一群言笑晏晏的妹子中间,吃饭唱歌,明诚要么专心对付碗里的东西,要么直接盯着屏幕看。饭也吃,酒也喝,但做什么都是无所谓都可以的样子。
 
朱徽茵简直嗤之以鼻。决定回去要好好和他聊聊希望他是来干什么的。
 
 
大家在五光十色的KTV里喝得微醺。明诚不唱歌,没什么事做,就像消磨时间一样一杯接一杯地倒啤酒。
 
“喂明诚,你没事吧。”
 
明诚倒是一点没醉,完全像个没事人。“什么?”
 
“没喝醉?”
 
明诚似乎无奈:“废话,我都喝醉了谁送你们回去?”
 
 
朱徽茵还是觉得奇怪,仔细想了一下近来朋友圈的新闻。想来想去她终于想到了明楼!
 
明楼去了美国,一年半,他原本的课程现在全部由其他老师代上,女学生们不知道少了多少课堂上的乐趣和谈资。重要的是,在西南山区社会实践的时候,朱徽茵就知道明楼和明诚的事了。
 
想到明楼,现在看到明诚这样她就立刻明白了。
 
怪不得!朱徽茵在看看低头倒酒,对周围的喧闹全都不当一回事的明诚,活脱脱就像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还硬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朱徽茵自己清楚了缘由,也就不去说明诚什么了。
 
好吧,确实没什么奇怪的……谁叫那个人是明楼呢?
 
明诚呀明诚,那可是明楼,谁叫你惹的……
 
 
 
学助帮明楼订了票,把行程安排发到明楼的邮箱。“明先生,这是您的行程。”
 
明楼要去一趟纽约。没什么其他事,只是去一个画展。
 
在异国的校园三个月,明楼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染上他的习惯,习惯让事情把所有的时间都排满。明楼知道如果他在,他肯定兴致盎然。算是,代他去看看。
 
 
艺术馆的早晨比较安静,已经是巡展中段的开放时间了,庄严肃穆的展厅意外地人迹寥寥。上世纪从祖国孤身一人来到纽约的华裔老诗人,生前是诗歌小众,身后的画作依然惊艳而寂寞。
 
明楼在一幅画前驻足。
 
也许没什么相似性,从笔法到意境。但明楼就是想到了明诚的《家园》。那幅小小的画里的灯影绰绰,海棠树,庭院小桌和四个人,以及他的小字:明楼&明诚。
 
展馆特殊的光源把人的影子变得很淡,明楼在柱子间慢慢转身,他看得很慢很仔细。
 
 
明楼订了酒店,他可以在这里停留一天。
 
酒店的露台花园草木繁茂, 侍应生给明楼端来一杯咖啡。
 
天气不错。明楼端起咖啡,却意外地发现对面目光所及的不远处,那一排茂密的花藤架下,一个正在画画的人。
 
目光所及立马带来的内心作祟,明楼的能感觉到自己迅速加快的血液和心跳。
 
等仔细看,不是他。不过是心思作祟,明楼知道肯定不是他。
 
对面的人微卷发,穿着一件干净的T恤,坐在藤架前的凳子上,专心致志于自己面前的画架。
 
他很像他,像他一样,年轻的男孩。
 
 
侍应生再给客人拿来一些糖和冰块,却发现端坐着的先生几乎没有动他面前的咖啡。他正失神望着对面,他在看对面藤架旁画画的客人。
 
侍应生想出声打招呼,却觉得客人实在真的看得失了神,他似乎随着目光所及若有所失,表情像是浓重的伤心,却要把它掩藏起来……
 
花园里没有多少客人,侍应生没有再打扰过于安静的氛围。将物品放到桌上,悄悄地从花园里退了出去。
 
 
“先生,请我喝一杯吗?”直到年轻的男孩走到拿着画板走到明楼的面前。明楼的冥想被打断,才惊觉刚才自己的失态。
 
年轻的亚裔男孩发现了对面人出神地看向自己的目光。他有点得意和小狡黠。刚好,是一位成熟帅气的先生,很符合他的审美,有意思的一天!
 
“先生,打算请我喝咖啡吗?或者喝酒?”男孩把画板放在旁边,笑着坐在了明楼的对面。
 
“对……对不起,我很抱歉。”明楼一着急,说了汉语。
 
“中国人?我来自韩国。刚才,您似乎一直在盯着我看,先生。”
 
明楼不得不为自己的失态诚实地道歉:“对不起,我为我的失态跟您道歉……”
 
在这位非常符合他审美的先生面前,年轻的男孩很会使用自己的魅力。他笑着向明楼眨眼睛,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道歉就不用啦,我可以知道您在想什么吗?”
 
然而男孩觉得自己的计策并没有起什么作用,心仪的先生带着他一直都掩藏不住的失落的表情,匆匆地站起身来,再次道了歉之后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明楼叫了车,快速地驶离了酒店。他一直在为自己的失态道歉,根本没有看清走过来的人长什么样子。
 
他必须得道歉,是对方画画的样子让他不可遏制地想到明诚。失神的片刻,他在想明诚,满脑子都是他。
 
“分开想一想也好,我们都很自由……”
 
明楼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好好想一想的,可以等待的。至少可以等到秋季学期结束,再回国去。
 
 
事实证明,他不能。越来越失魂落魄的想念,明楼根本骗不了自己。
 
车窗外的影子飞速的闪过。
 
继续这样自欺欺人,明楼就不是明楼了。明诚,他完全不能失去他,甚至离开他。
 

明楼掏出手机,拨通了学助的电话。对方查询了一下之后,很快就给了回复。
 
“您确定调课吗?”
 
“是的,给你添麻烦了。”



评论(16)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