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45

『新年快乐!』


45

后半夜又起来洗了一次澡,两个人几乎到了天蒙蒙亮才终于能入睡。直到明诚的手机在床头柜上“嗒嗒嗒嗒”又振又响,直刺耳膜,还是闭着眼睛不想睁。
 
大半天,明楼耳膜实在被振得有点受不了,不得不问:“有课……去不去?”
 
过了半响,明诚不情愿地动了动,终于还是下定决心翻坐起来,带着浓重的鼻音回答:“去。”
 
看着身边已经坐起身来的人还在寐着眼睛打瞌睡,明楼迟疑:“不去了?”
 
“明教授教我逃课吗?”明诚还半闭着眼睛和忍不住的困意挣扎。
 
“什么课?很重要?才睡了这么一会儿,去了也是瞌睡。在课上打瞌睡可不是我教你的……”
 
“必须去的……”明诚一个激灵翻身下床,又转身俯到明楼脸上嘬了一下。“明教授乖乖睡吧……我很快就回来了。”
 
明楼也实在很困,根本没有精力去想他的“很快就回来”是什么意思。鼻音浓重慵懒:“嗯好。”
 
洗手间一阵急促的洗漱声响过之后,防盗门“砰”一声丛外面关上了。八点钟的课,次次点名,缺一次扣两分,明诚要拿满绩,他从不缺。
 
 
真的没人闹腾可以好好睡一觉了,明楼反而一时难以入睡。耳膜受的刺激似乎还没恢复,在床上躺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睡着,迷迷糊糊听到客厅开门的动静,之后又关上。
 
卧室门突然被打开,明诚带着股风走进来。手机“砰”地往床头柜一丢,三下五除二脱了身上衣服,球服往头上一套,迅速打开被子躺了进来。
 
明楼被突然回来的人吓一跳。
 
“你这课,去了有……半小时?”
 
“有,点完名就从后门溜出来了……”明诚已经枕上一只胳膊,一本正经地闭上眼睛,“继续睡!”就像刚才只是去上了个厕所。
 
“课本呢?”
 
“座位上放着。”
 
“……”
 
“一百人的大课,老师没那么好的注意力……可困死我了。”
 
“……”
 
明楼的课向来没有在意过出勤率,没想到逃课还可以这样……
 
“嗯。好吧,继续睡……”
 
 
昨晚一个长途飞行,一个喝了酒,之后又没玩没了地到了凌晨。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下午才被饿醒来。
 
说要起来吃饭。明诚去上完洗手间,回来发现明楼微微仰着脖子,正站在衣橱镜子前面。
 
“做什么?”
 
明楼回过头,“晚上要回家。”
 
 
明诚挨着明楼,往镜子里看。两个人都有,脖子和胸口小块的青紫痕迹,微微仰头就能窥见……昨晚胡天胡地的后果。
 
明诚在衣橱里翻,找出两件挂在一起的高领毛衣。明镜给买的。黑色同款,明诚的码数小一号。
 
“姐姐买的那两件,还没穿过……”
 
除了明镜买的这两件,明楼和明诚没有同款衣服。热天明楼大多数都是穿衬衫,明诚全是T恤和球服,冬天的更不一样。
 
差不多的身高,穿衣镜前稍微有点局促。穿上一样的毛衣,不禁都用点新鲜好奇的目光互相打量。
 
之前怎么没发现,挺像的!似乎连长相都有点。
 
“有点像是,真的兄弟。”明楼端详了一会儿,下了断语。
 
“嗯?……”
 
按说这天气单穿毛衣也可以,但还真不能穿成完全一样出去。明诚特意跑去寝室穿了不一样的外套。
 
 
明镜吩咐厨房的阿姨做了一桌子菜,却在公司忙到明楼和明诚到家之后才回来。她本来很担心,进了门却很欣慰地看到明楼和明诚一起走过来帮她接包和外套。看到眼前的景象,明镜知道什么都不必问了,之前的担心也算是多余。恢复了。
 
围坐在一起吃饭时,明镜往明楼和明诚碗里分别夹菜。不得不说:“阿诚……你大哥他是不是瘦了一些。”
 
“嗯?”明诚瞪大眼睛仔细盯着明楼看。
 
明楼闻言停下筷子,老实回答:“确实是,瘦了一些。”
 
明镜无奈:“在那里你三餐都是怎么吃的?你看你……”
 
“也就是普通的三餐,西餐多一些。偶尔煮点面……”
 
“你自己煮面?”
 
“按步骤尝试煮过几回……”
 
明镜也懒得继续问了。除了明诚,这饭桌上的人都不擅长下厨。明楼不会做饭的借口一向是他奉行的“君子远庖厨”。明镜也知道,明楼脸颊很明显的一点凹陷不光是吃不惯西餐这一点。
 
还好,总算恢复回来了,这两个人。没过太久。
 
“大哥不和阿诚哥在一起,他还能跟谁在一起?大哥那种人,别人又合不了他的心……”明台这么说,是劝慰她的稚气,也确实,是实话。
 
 
司机有事请了假。明楼去接明台下晚自习。
 
顶着两个黑眼圈,一头乱毛的高三生明台一进门就给了明诚一个大大的熊抱。“阿诚哥!”
 
仔细观察了屋里的人半天后,一下子炸了毛:“姐!为什么他们俩的毛衣跟我一样……”
 
明楼和明诚平静吃饭,明镜瞪他:“一样怎么了?我定的同款,你们三个一人一件。”
 
明台更炸:“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谁要跟他俩穿一样!你看他俩还一起穿!”
 
 
“我才不会穿那件毛衣呢!”
 

评论(32)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