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我们相认之前 47



47


除夕明楼不在,明镜也没带明诚和明台出去。电视节目看着无趣,明镜也就不勉强他俩陪着看,让他们俩自己玩,自己起身去书房了。
 
明台拉着明诚在房间打游戏,明楼下完课开了个视频过来的时候,沉迷游戏的两个人根本没空接。好不容易一局结束了,说不了什么体己话,也不能专心看人,画面里明台的大脑袋就紧紧挤在明诚旁边,“哥!你今天吃了什么?”
 
这是明诚在这个家里过的第一个除夕。
 
 
新学年明楼依然开相同的两门课程,无疑继续受到学生们欢迎,还是女同学居多。高鼻梁眉眼锋利的明教授,在这里依然是令女同学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明楼在离校园不远的某条街遇到了一家很合口味的中餐厅,成了那里的常客。听大姐和明诚的话,生活规律,定期去健身中心。偶尔也受邀和新认识的朋友出门游玩。明诚是课业最忙的时候,有一段实地课程还去了半个月山里。他住回了寝室,课余依然最喜欢流连画室球场,很累的时候,赶完任务就去明楼的公寓睡一觉。
 
是热烈相爱的情人没错,但隔着大洋的明楼和明诚联系得不频繁。他们确实,不需要那么多隔着电流的确认。
 
偶尔电话。无非是明诚拿了新一学年的奖学金,排球联赛大败化工学院,参加某项比赛去了趟京城,明台年级排名在十到三十之间徘徊……
 
 
“你呢?”
 
“我今天,”明楼回答得不紧不慢,“跟一位姑娘去了酒吧。”
 
然后他听见明诚笑了。“感觉怎么样?”
 
“钢管舞女郎……挺火热的。”
 
明诚根本不会问是谁,不需要问。跟在经院的课堂上一样。明教授身边仰慕的目光少不下去。
 
那位请教明楼古典文化读物的姑娘,在修完了明楼的那门课程之后,继续来上明楼的课,每次都坐相同的位置。明楼有很长时间都没有注意到,直到姑娘频繁地请他鉴赏字帖,邀他参加网球俱乐部,给他带自制的甜点。精致的小盒子连续在明楼的课桌上放了两个星期,明楼这才注意起这位姑娘来。
 
明楼在一节课下之后还回去一个空的盒子,诚挚地谢了她的好意。姑娘接过明楼的盒子,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把一封信塞到明楼手中,转身笑着跑开了。姑娘在信里要约明楼谈一谈,地点,她订了一家酒吧。
 
明楼觉得去谈一谈也好,至少让姑娘不要再浪费面粉。明楼按时间赴约的时候,钢管舞女郎刚完成一个高难度的倒挂,姑娘在遍地起伏的口哨声中向他招手。
 
明诚再次忍不住笑了,跟着鼻息发出一串低声的“盒盒盒盒”。“最后呢?”
 
“酒有点淡,倒是看完了表演……”
 
“……”
 
 
六月明台高考,恰逢明镜在国外。明诚在考场外陪了两天。考完试的明台如同鱼儿进了大海,天天和同学约着疯玩,出国去了。
 
明诚去了京城,他有很多事做。实习,学习,准备材料。
 
明台正常发挥,没考上本市两位哥哥的学校,远远地去了京城。有明诚在这里,明镜继续忙着公司的事,放心让明诚陪明台开学报道。明台已经大大方方牵着锦云妹子的手,邀明诚过来学校食堂吃饭。
 
直到秋风开始吹落京城道路两旁的落叶。明诚告诉明楼,拿到了京大建筑系的保研名额。
 
“嗯。”
 
“还有……有点想你。”
 
明楼却是真的有事拖着回不去,被明诚一句话弄得有点不好受:“阿诚你……”
 
“要不?”明楼话头一转,“你要不要,过来?”
 
“还是算了吧?有事呢……这一段还有事忙。”
 
“什么事?”
 
“考驾照。”
 
本来明诚没有驾驶证他也没那么着急,是明楼早就要求明诚去练车,理由是,他自己不想开车。明诚天天赶一个多小时公交去练车,终于赶在年底拿到了驾驶证。
 
大四的校园学子们通通忙着找工作或者实习,明诚因为确定了保研反而相对闲了下来。
 
三位室友天天西装革履,奔波于天南地北的招聘会和就业面试,大四上半学期以来寝室基本没有聚齐过。
 
 
毕业招聘季的冬天来得有些早,十二月底就天天阴云低沉,狂风呼号。十二月的最后一天,两位室友还在外地实习,拿到OFFER的梁仲春和明诚在北门那条街吃了晚饭。梁仲春特嫌弃。念念叨叨起两年前的跨年夜,一群人浩浩荡荡看了焰火表演,又在KTV直接唱到天明。
 
整条街都打烊了之后,吃饱喝足的明诚和梁仲春在嗖嗖的冷风中回到寝室,喝得差不多的梁仲春连澡都没洗就直接睡了。
 
 
明诚洗完澡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越来越难以抑制地开始想念明楼。
 
生日过了,明诚就二十三岁了。翻来覆去都是明楼,明诚想念前年的冬天,去年的今天,想念明楼的怀抱,以及明楼送的礼物。
 
你的怀抱,你的气息,你满是爱意的眼睛和你的吻。不经意间,分开已经有一年这么久了。
 
 
明楼的交流计划已经结束,但他还没有回来。
 
他在前几天打电话来,告诉明镜和明诚,还有一些教研安排,可能会延迟回来。会留多久,目前还不确定。



评论(5)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