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明同学不是故意的 8


*将中二进行到底的长篇对话预警,不喜避让。


8.   

  

明楼整个人倾身上来,眼看着轮廓锋利的面容越靠越近,明诚思忖着一拳挥出去会不会把明楼鼻子打塌,然而面对这样一张迷人的脸他是下不去手的。
 
“我先走了……”明诚往左一矮挣脱了明楼快要合围的桎梏。
 
明楼扑了个空。
 
明诚狠剜了一眼气结的人。“明楼,想亲就亲……你谁啊。”他两步走到门边,手搭在门把上回头问:“你喜欢我吗?”
 
明楼被那记发狠的眼刀吓住了一瞬,听着明诚的问话才回过神来,他吞咽了一下。
 
 
“你傻吧!不喜欢你我整个下午没吃饭就在校门口寸步不离守着等你?不喜欢你我带你回来做什么?”明楼伸长脖子朝门边吼:“你都跟我回来了,现在要先走?不喜欢那姑娘却要跟人家交往。刚刚表完真心,下一秒就翻脸。明诚,你欠揍吧!你信不信我揍你!”
 
“我还想揍你呢!你倒是喜欢,你倒是别消失啊?打你电话也关机,就不理我了……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只认为是……炮友。”明诚越说声音越低,最后两个字卡在喉咙里根本没敢说出来。
 
明楼冷哼一声,依法炮制咄咄逼人:“你倒是喜欢,你倒是说到做到啊。我才多久没看着你,怎么那么迫不及待就有新欢了……你的喜欢就这么廉价?”
 
才多久,明明就很久……谁知道你做什么去了。但明诚被问到理亏处,说不出话来,只是咬着牙睁圆了眼睛干瞪着明楼。
 
 
“你来这学校做什么?”
 
“玩。”明诚简单明了。
 
“玩?……好,现在让我逮到你,我就不会放过你!”
 
切,明诚翻个白眼,“你想干嘛?”
 
 
 
沉默了一段时间,气势磅礴的突然对峙柔和下来,明楼盯了明诚一会儿,语气软下去。他看着明诚放低了声音:“你告诉我我哪里做错了,我想跟你……和好。行不行?”
 
明诚倚着门不自然地抠手指。
 
“你倒是说啊!”
 
“你要是不理我,我会很难受,像被蚂蚁咬一样难受……就这样。”
 
明楼难受得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他早就猜到了这一点原因,只是不敢确定。“……对不起,阿诚。我习惯了自己做决定,唐老师来找我……跟我说了一些话,让我不安,让我不得不冷静一段时间。我疏忽了应该先告诉你……我做错了。”
 
“她跟你说什么了?”
 
“她警告我不许对你做德行有亏的事情,她还说,年轻的明同学可能跟我想的不一样……”
 
 
“所以你害怕了?就不理我了?”

“阿诚,我在乎你,很在乎你,但我……没有处理过这样的事情,因为在乎我私自做了决定,以为对我们都好,可是没想到却让我们分开这么长时间……我不想失去你。”明楼急切而沮丧。
 
半响之后明诚开了口,似乎在认真地跟他商量。“你以后不许不理我。即使你不要我了,也得先跟我说一声……好不好?”
 
明楼没说话。
 
“好吗?答应我好不好……明楼?”
 
明楼鼻头一酸,上前一把紧紧抱住眼前的人。
 
“明楼……”明诚挣了一下没挣开。
 
 
“我为什么会不要你……阿诚,我不会不要你。”
 
“我很想你……”明诚再也扛不住,努力忍住即将要滴在明楼衬衫上的泪水。“一直在想你……找实习的时候在想,来这学校的时候更是,好像什么时候都是,连现在也是……是不是很幼稚?”
 
明楼闷闷地伏在明诚的颈间, 将力道再收紧了一点。“阿诚,可能我跟你一样幼稚……如果今天没有遇到你,我不能保证我哪天就会跑到你的学校去,哪怕隔着远远的看上你一眼,哪怕老唐再骂我嘲笑我……”
 
 
“那你怎么不来?”明诚恹恹地问。
 
“我被你的‘女朋友’气得七窍生烟。”明楼老实承认。
 
“我错了……”
 
“你跟人家那么亲密……你吻她了?你跟她……嗯。”明楼没再问。
 
明诚在明楼臂间动了动,似乎迅速恢复了元气,拖着欠揍的尾音:“你猜啊。”
 
 
明楼狠拍了一下明诚脑袋:“我一点都不想猜。”
 
明诚痛得吸了口气。
 
“我倒是可以检验一下……”
 
“嗯啊?”
 
“阿诚的吻技,以及…咳……有没有精进。”
 
……
 
 
“明楼,你瘦了……”明诚浑身上下到处摸明楼。
 
“明楼,你以后不要再那么长时间都不理我了……好不好?你答应我的……”入睡之前,明诚轻轻地蹭着明楼脖子,重复嗫嚅着这句话。
 
明诚半梦半醒的反复叮咛让明楼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他轻拍明诚峭硬的脊背,让他安心入睡。“我向你保证。”
 
上天作证,明楼闪闪发光的履历同样可以证明,同样的错误明楼从不犯第二次。
 
“我爱你……”明楼小心翼翼地亲吻怀里人,轻轻将三个字吹进他的耳朵里。
 
 
第二天很幸运是周末。依偎相拥的真实触感几乎令人觉得一被之中彼此之间就是全世界。明亮的周末日光在厚厚的窗帘外被隔绝,磕磕碰碰你来我往,怎么都不愿意起!
 
 
“我想这一刻想很久了……哦也不是,我其实希望每天都这样。”明诚说。
 
“你有什么办法吗?”带着一点怨气的风悠悠从明诚脸颊旁吹来,“我不得不承认,在这一点上我不是一个大度的人……我仍然还是想生气,关于……你和别人好的事情。”
 
“嗯?”
 
“你居然,可以搂别人?……”明楼自言自语自暴自弃。“就算是漂亮的小姑娘……也不行。”
 
“……”明诚努力挪了挪,从明楼手臂间半坐起来。双手在胸前合成一个半十字挨在明楼眼前真诚忏悔:“老大,我错了……”
 
“唉。”
 
“我那还不是因为你……给伤心的。你原谅我吧?”
 
“好吧,再也不说了。我不应该私自决定自己一个人去思考老唐的话。我们……互相保证,再不犯错?”
 
“互相保证。”
 
 
“起床吧?”
 
“我不饿,再睡一会儿……”
 
 
明楼带明诚开车回食堂吃晚饭。他举着自己的校园卡,卡片上的头像是西装领结端严周正的明楼。虽然他不太满意这张相,但他只有这一张。
 
“刷的最后一顿。”明楼朝坐在对面的明诚摊开手,“现在给你了,要不要?”
 
“当然。” 明诚接过来,仔细看了一会儿,郑重其事地揣进了兜里。算是,定情信物?


tbc.

评论(40)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