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明同学不是故意的 9


*不能没有你的日常
*这样的日常我可以写一辈子。

*其实上一章我真的很喜欢,我喜欢对话中的明楼和明诚,他们说的每一个字对于我来说都很有意思……没看上一章的姑娘可以去看看?


9.

在明楼的强烈建议下,明诚从临时合租的小单间用一个行李箱搬进了明楼的公寓。
 
坚冰消融,一旦彼此坦诚敞开,某些生活方式无须练习,好像上辈子早就熟练的。上辈子就对彼此无比熟悉的明楼和明诚。
 
明楼公寓离学校近,平时步行上课,车就停在车库落灰尘。现在心疼明诚挤地铁,就每天开车到公司楼下接人下班。
 
加完班一起下楼挤地铁,低调不起来的车型每天往那停上五分钟,很快就引起了同组实习生们的热烈讨论。明诚堆着一脸尴尬笑容:我堂哥……刚好下班顺路。
 
明诚打开车门歪进副驾,明楼转过身来帮他系安全带。明诚做了一天报表,恹恹地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想吃什么?”
 
“明楼,你这样会把我惯坏的……”
 
“这么容易就被惯坏?”明楼系好安全带,伸手呼噜一下靠椅前的头毛。哪知明诚偏头躲开:“别,油……”
 
“我不嫌弃你,你倒嫌弃我。”
 
“盯了一天电脑……难受。”
 
明楼依然给蔫蔫的人顺了顺毛,“马上回去休息,但还是要先吃点东西。”
 
 
事实证明年轻人的自愈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明诚对着前面一盘金黄诱人的糖醋小排瞬间就恢复了精神,胃口大开,埋头苦啃,挑着排骨把盘子里黏黏的糖丝一缕缕全都裹了个干净。
 
“还要吗?”明楼差不多已经快要习惯了这样的吃相。
 
明诚搁下筷子满足地舀了一碗汤。“再来两盘我也能啃个精光,可咱们不能总把精力浪费在吃上不是?”
 
“吃饭是浪费时间……你要去拯救世界?”
 
“我想睡觉……”
 
 
回去的路上经过一排花店。
 
“买束花吧?”明诚建议。
 
“没意见。”明楼踩下刹车。
 
明楼很少自己挑花,偶尔需要买花的时候都是提前打电话让店主包好,开车过来拿上就走。生活在云端之上的明大少爷被店墙边水槽上缠得密密麻麻的各种喷头小管子吸引,走近了皱着眉仔细地观察,等着明诚和店主人攀谈挑选。
 
明诚抱着两大束花上了车,大朵的百合,蓝色鸢尾,风信子,满天星……繁茂的花叶和花朵几乎把明诚上半身都掩住,他只好歪过身子勉强偏着头才能跟开车的人说话。车门一关,浓郁的百合花香立刻飘满了空间,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
 
明诚问:“今天周几?”
 
管它周几呢,周几不都一样?
 
 
月底明诚发了工资,实习生们普遍并不高的辛苦费。但明诚却神采奕奕眉目飞扬,盘算着刚刚到账的数目。“明楼,我要送你礼物!”
 
“嗯?”明楼从厚厚地英文原版书里抬起头,看到明诚正盘着两条长腿陷在沙发里。不想拂了年轻的爱人的兴致,明楼问:“我是不是应该表示下期待?”
 
明诚没回答,支着下巴想得入神。
 
 
一周之后,明楼真的收到了礼物。明诚把明楼从书房拉出来,郑重地递给他。打开小小的金绒盒子,绒布上嵌着一枚麋鹿胸针。精致的复古造型,泛着幽雅的古铜色。
 
明楼知道它对于明诚来说价格不菲。“实习工资还剩多少?还够你买冰激凌吗?”明楼笑他。
 
明诚眉毛一挑,满不在乎:“千金难买爷高兴。”
 
明楼郑重地拥抱他,“谢谢,我很喜欢。”
 
 
周一明楼要出门,开一个会,算是很正式的场合。明诚认真地帮明楼系领带,再仔细别好麋鹿胸针。整整衣领,拍拍前后衣襟。
 
明楼看明诚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便也随着他的目光巡视了一下周身,好奇道:“不适合?”
 
“不是。”明诚目光灼灼。“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好吧!大周一的。明楼还没准备好迎接这么大方的赞美,但显然,非常能满足虚荣心,且令人愉快……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阿诚,你这样,才真是令人难以忘怀……”明楼回敬他。
 
咦……鸡皮疙瘩。
 
“我穿西服,并没有明教授穿好看……”两个人换鞋,一起走下楼来,明诚一边走着一边跟明楼探讨。
 
明诚觉得自己说的是实话。他瘦,肩背之间就少了些支撑,偶尔需要穿西装的场合,也能穿出令姑娘们心跳不已的样子来。但显然还不是明楼这样,明诚想。渊渟岳峙,湛然若神,就是明楼在他心里的模样。
 
天气不错,花园里蓬勃的草木香漫入鼻息。明楼只是笑,没接他的话。
 
你这样就够了,你要是再好看,我会很担心的……
 
 
入了秋的城市依然浮在夏日骄阳留下的热浪里,但时间与物候对于全身心沉浸在热恋中的人来说显然是无知无觉的。中间明楼领了新的任务推了趟国外的行程,明诚跟公司请了几天假回学校办事……繁华拥挤的城市从夏到秋的三个月,是明楼与明诚的乌托邦。
 
明诚的正式实习结束,部门年轻干练的总监对他很有印象,给他签字时特意和他聊了聊。
 
“阿诚应该会参加我们的校招吧,我们的校招一般在九月下旬启动。”这家庞大的企业没有留用实习生的规定,招新一律按流程走校招。
 
“一定。”明诚礼貌地回答。
 
 
实习假还有一个星期,明诚肯定不会提前回去。枯燥无聊的课程哪有这里活色生香的明教授有吸引力!
 
明楼照常去上课,明诚闲在家没事做,打电话让同学来领他进了校门。明诚找到明楼上课的教室,从后门悄悄溜了进去,装模作样地在面前摆了本笔记本,“专心致志”地听明教授上课。
 
明楼出门的时候明诚还裹在被窝里睡觉,然而他从明诚猫着腰溜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他了,那身影一看就不是课中上厕所或者迟到早退。发现人之后明楼也懒得管,清了清嗓子,不往那个方向看,专心上课。
 
下课之后,闲得慌的明同学直到人都走完之后才慢条斯理地凑上来,“嘿,明教授,吃什么?”
 
明楼拿他没办法,“你不是说在家补觉,跑来做什么?”
 
“我想来看你……”
 
 
明诚旷日清闲,然而明楼却不能像他一样没心没肺。过几天明诚回学校去,来回是三小时飞机,八小时动车……屈指可数的周末和假期。他们又将渡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异地分离。
 
“阿诚。”明楼叫住刚刚洗完澡举着浴巾擦头发的明诚。
 
“什么事?”明诚把浴巾扔进衣服筐,跑过来湿漉漉地抱住明楼。
 
“你敢不敢和我回家去见见大姐和明台?”


tbc.

评论(35)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