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戒断成瘾 9






明诚从明楼的办公室出来,路过大厅时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汪曼春,尽管她已经把自己遮得够严实,演员这个职业使然。墨镜口罩,低檐帽,仔细看倒像是来谈代言的普通艺人。不远处办公区的普通员工多半对汪明两家这段时间的纠葛不知情,压根没认出来。只有明楼的两位助理客气地端来茶水,得体地站在离客人不远处。明诚知道明楼不是在忙,他只是不想见她,或者说他不想现在面对她。恩爱时好得花团锦簇令人歆羡,如今出了变故,才知道原来两位的感情也不过如此。都是习惯处处凌驾于人的那一类,这样的感情能有什么长久。能从少时维持到现在,至少说明两人之间有过真感情。明诚没真的要过明楼什么东西,自然也谈不上失去。一纸辞职信批下来,从此他和明楼这个人就再没有半点关系。汪曼春呢,就算有一天知道明楼和他父兄之间的事,两家这笔糊涂账还不知道怎么去算。
 
明诚把公司的东西收拾完,挑时间和几位关系不错的前同事聚了一餐。一顿吃完从此他也算是正式离开明氏这个令人一言难尽的东家了。明诚离开明氏,下一家去哪暂时还没想,他目前的打算只是离开这个处处有明楼痕迹的城市,再多休息一段时间。
 
明诚买了张火车票,一觉醒来之后已经四川大凉山的某个极偏远,地广人稀的山脚下。明诚在后座裹着毯子睡得正着,前面开车的高昱旻大着嗓门叫了几声把他叫醒。“别睡了嘿,到地儿了。”
 
明诚从困劲里缓过来,发现车窗外阳光普照,一眼望去只有两个色。头顶的蓝天下就是望不到边的深绿,就连高昱旻的工装裤和草帽都是绿的,简直快跟脚边那团杂草融为一体了。
 
“你懂P,这叫蚱蜢色。”跟高昱旻天天吃的东西是一个颜色。
 
“你每天就吃它们?”
 
明诚扒开脚下的一丛草,仔细观察了一下草丛间跳跃的那些小东西。毕业这几年他没少看到高昱旻的新闻。同一届的同学除了家里条件不错的,其他多半还在“底层”一线挣扎。高昱旻不一样,人家现在已经是有山头的人了,名副其实的山大王。
 
高昱旻跟明诚大学时是对铺。大二时自己在实验室琢磨出来的一项生物技术获得全国大奖,申请了政府专利,各类奖金和OFFER拿到手软,羡煞同寝一干人。毕业后不走寻常路,跑到四川省偏远大山里某个刚通公路的小村子,跟当地乡镇府签了协议,包下一座山头继续搞他的生物研发。名校毕业生落户边远山区——刚毕业时关于高昱旻的新闻不少。外界不了解这事的传什么的都有,有人说炒作,有人直接说高昱旻脑子进水。同寝三人是了解高昱旻这事的不多的人。明诚知道某些人天生注定会去做一些普通人难以理解的事,跟外界传的那些原因通通无关,就只是因为喜欢和专注而已。
 
毕业前那一段时间高昱旻犹豫过,导师和女友都告诉他。他最好的选择是国外最好的大学,或者巨头科技公司旗下最豪华的实验室,而不是去那样一个除了野草什么也没有地方。高昱旻在院楼天台上干了一瓶生啤,说自己喜欢踩着泥土的感觉。那种感觉是再先进的实验设备都无法给的。高昱旻最后以和女友惨烈分手的代价来到这里,一住就是四年。好在家里父母和学校导师最后都转为支持,导师还帮他的山头实验室争取了不少市场性的投资。
 
 
高昱旻把占满泥土“芬芳”的草帽往明诚头上一扣。“欢迎来山里做客!”
 
“其实困在都市的许多人,都把山区想得简单了。这里三年前就通了网络,所以这山上什么都有……打电话别超过二千一百五十三米就行,喏——就是那块大石头。”高昱旻指给明诚看一块巨石,“海拔高于那块石头网络就不行了,最近我一直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东西暂时还没做好。如果能在明年五月前做好,大概还可以就地安个望远镜……”
 
明诚发现高昱旻的生活何止是自由,简直堪称奢侈。“看来你导给你拉的赞助是不少……”
 
“嗨——跟你没区别,都是帮人打工。只不过工种不同罢了。”
 
明诚一边跟着高昱旻往上爬一边问。“你就这么一个人住这山上?那不是……太无聊了。”
 
“什么叫一个人呢?你看到的这些不也住在山上吗?”明诚举目望去,也就鸟、草丛里的各种昆虫,还有刚刚钻进洞里去的一只黄鼠狼。
 
“……”
 
“山下的村民偶尔也会来,他们种的改良荆梨,整个幼苗期都长在这里。”
 
高昱旻在半山腰的住所是依着岩壁搭建的,一半岩壁一半人工钢构屋,他算是一半山顶洞人。明诚低估了高昱旻所说的这里什么都有。全天候太阳能加网络设备,还有高昱旻的微型实验室。滑稽的是门口蹲着一只猫一只狗,晾衣杆上还挂了个别的,明诚走过去看,那东西差点伸手挠了明诚一爪子。
 
“真要被它挠了,可以给你打疫苗……不过它会认生,跟你熟了就没事了。这山上不长猴,这是我从贵州那边带过来的金丝猴幼崽,现在都还没长开呢。”
 
明诚跟着高昱旻在山上的第一天简直可以算是大开眼界了。中午饭吃的玉米糊配干椒炒蚂蚱——蚂蚱是高昱旻带着明诚用一个改良过的苍蝇笼去山下的稻田里现抓的。
 
“山上的野蚂蚱原则上也是能吃的,不过这里村民的老观念还是觉得吃野草长大的蚂蚱不好,稻田里的蚂蚱就可以放心吃了——你想要微辣还是中辣?”
 
明诚还在嫌弃手里的苍蝇笼,闭上眼就是苍蝇飞来飞去的样子。“这又没用来抓苍蝇过,买来就是新的好不好……别小看这玩意儿,要是没有它,我们俩得徒手抓到明天才能凑够一顿。”
 
在山里的第一天晚上明诚有点不适应,高昱旻在隔壁的鼾声和门外那只狗的挠墙声声响不觉,大半夜吵得明诚翻来覆去睡不着。明诚起身想去外面看看,打开门就被低冷的山间温度给挡了回来。
 
隔壁高昱旻听到动静,知道明诚睡不惯。他翻箱倒柜,最后在床底下的储物箱里找出个U盘扔给明诚。“不是问山上无聊的时候靠什么消遣吗?喏——大存量500G,应有尽有随便看……那个,低调并且保密啊。”
 
“……”



tbc.

评论(13)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