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戒断成瘾 10




明氏隆重的年会安排得比往年晚,公司规定年会结束直接放除夕假。明台到了酒店,上了二十六层,被前台引到明氏举办年会的大厅。宴会已经接近尾声,部分意犹未尽的员工们还在玩闹,明台刚进去就被礼花彩带喷了一身。
 
大哥也不在这里。
 
时间已经快晚十一点了,明镜要明台来接明楼。夜间温度骤降,北方的城市外面冷得滴水成冰。明台从家里起居室拿了大哥的一条羊绒围巾,让司机载他过来。公司员工没人认识明台,明台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明楼办公室的员工,请问他明总经理在哪里。新来的办公室助理目前还没有接触太多核心事务,刚刚去楼上给明楼送了一封日常文件,得到可以下班的通知。
 
明台刚走进楼上别间,就听到走廊上有人在弹筝曲。酒店每天都有固定的演奏者,这并不奇特。只是这曲子明台熟,家里大哥和大姐都会弹,因为这是明家已故的父亲最喜欢的一首古曲,大哥的书房有曲谱。词明台也能跟着曲子默诵: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
微霜凄凄簟色寒。
 
明台转过长廊走近别间,看到大哥正坐在落地窗前,透过半拉开的长帘看着外面。
 
“大哥。”
 
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明台的语文老师是国内最优秀的中文系出身的博士研究生,眼镜片厚得跟书脊差不多,他们学生喜欢戏叫他老夫子。老夫子给学生们讲过李太白的这首乐府。记得老夫子在课堂上讲得很深沉,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你们年纪小或许体会不深,这样的句子是会让人泪流不止的。
 
走廊里的筝声让明台无端想起语文老夫子的话。看到明楼坐在那里,对来人毫无知觉,他脚步都跟着轻了几分,生怕撞破自家大哥的什么情绪。
 
天长地远魂飞苦,
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
 
还好,明楼听到脚步声转过身来,表情很平静,没有像语文老夫子说的那样在流泪。明台一颗紧张的心脏落回了肚子里。
 
“大哥,你在这做什么?”明台沿着明楼的视线往落地窗外望去,什么也没有。这个房间是贵宾休息室,可以安静地休息,开着门也可以清晰地听到外间的演奏。
 
明楼伸手给明台掸掉一片粘在头发上的金箔片,让明台先喝一杯热茶。明台直接拒绝:“我不喝,又不是老年人,暖什么胃呀,我不冷。”
 
明楼脸一黑,“怎么说话呢。”
 
明台吐了下舌头,乖乖闭嘴把茶喝了下去。明台能感觉到休息室里太过安静的气氛,他不知道大哥一个人在这里坐了多久,听了多久的《长相思》。
 
明台从不多叨扰长兄长姐的私事。他们姐弟三人是彼此生命中最亲近的人,也知道给彼此足够的个人空间。但明楼一个人坐在休息室的背影和他现在平静得看不出情绪的表情让明台跟着升起一丝惆怅。明台只是十七岁的高中生,但有些东西不会因为年龄小就不能体会。老夫子讲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的时候,全班同学都听得很认真。老夫子说等他们有了一定阅历,就能深切懂得所谓长相思,摧心肝。
 
“大哥,你……是在想谁吗?”
 
明楼拿过衣架上的外套,没有否认明台,只平淡地应了一声。“嗯。”
 
“哦。”明台咬嘴皮子盯地板,房间又陷入安静。他把羊绒围巾递给大哥,知道他最多能透露的就是这一个字的回答了。
 
他一直就听过大姐在他耳边念,你大哥跟你呀,两个相反的性情。你有什么事情绪都藏不住,他又太过端着了,都不好。大姐要他这么晚来接大哥回去,应该是知道他情绪不佳吧。
 
 
这一年来明楼逐渐接替明镜担任明氏一把手的位置。雷厉风行精简了几个部门,亲手把管理层两位长期无作为的董事会亲属贬到下面,然后提了几位他在分公司时的嫡系上来,还因为公司在东南亚的投资和董事会的几位老头子直接叫了板。明镜每每联合明台,在休息日为明楼制造一些结交新友的社交场合,最后都被明楼以工作的借口推掉。
 
明楼感情的事明台多少知道一些。一年前大哥和汪小姐分手的事闹得不小,被媒体拍到汪小姐在餐厅哭得眼睛通红,而大哥直接上了司机的车快速离开。两位当事人的身份都很敏感,热搜很快爆出,挂了几分钟后被明氏花钱撤下。之后汪小姐的工作室发了声明,正式公开了两人的分手关系。
 
明台没亲眼见过多少大哥和汪小姐在一起的画面。汪曼春来过几次家里,大哥对他也是淡淡的。只是外界一致认定他们在一起,大哥也从来没有否认过,明台也就默认他们在一起。只是继汪小姐之后,明台暂时还未看到过大哥有新的身边人。那大哥到底在想谁呢?
 
 
明楼在书房临帖,明台闲着无聊帮着磨了一盘墨,被明楼嫌太糙,转身就倒进了下水道,自己卷起袖子重新磨。这是明家三姐弟难得都闲暇在家的时刻。
 
明台从厚重的红木书架上翻出一本民国影印版的《太白诗选》。
 
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
 
明台吹去上面一层薄灰,突然来了兴致。揭开书架前的一把古筝,这筝已经有些年代了,琴行的师傅会定期来家里维护。明台转身向明楼:“大哥,教我弹一曲吗?”
 
明楼头都没抬,“你钢琴学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对筝感兴趣?”
 
“突然好奇嘛。”
 
“你?”
 
“嗯。”
 
明台硬着头皮答了一个鼻音,底气跟着虚了三分。他还真不是对曲子好奇,只是他跟明镜姐弟俩聊天,提到明楼近来的生活状况。明台不想让大姐多操心,勇气可嘉准备充当探路人来了,他可以确定大哥应该不是在想汪小姐。
 
“不教。”
 
“哼……”明台撇撇嘴,靠着雕花的窗棂将明家祖父当教书先生时亲笔笺注过的诗字正腔圆念了出来。
 
忆君迢迢隔青天,
昔日横波目,今作流泪泉。
不信妾断肠,归来看取明镜前。
 
 

tbc.

评论(13)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