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戒断成瘾 17




看到明诚的眼神明显冷下去,明楼意识到自己冲动之下也许又说了一句在明诚那里很不受用的话。
 
两个大男人就这样杵在楼门口,谈话不像谈话,怎么看怎么奇怪。明楼没来得及细想他怎么就到这个地方来了。他叫出“明诚”名字的瞬间,本以为早已消散的往事如潮水般纷至沓来,硬生生全部涌进脑海。
 
明楼初初遇见明诚时,明诚还只是一个没褪去校园青涩的男孩。他们像无数普通人一样曾经亲密无间,还在佘山有一个只属于两个人的家。现在明诚重新站在他面前,令人恍然觉得仿佛初遇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明楼一瞬间鼻腔无比酸楚,不可抑制地叫他一声。“阿诚……”
 
明诚被明楼颓然的情绪轻吓了一跳,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正在这时,上去放好东西的阿冰刚好从电梯里出来,清脆的一声“阿诚哥”打破了快要开始僵持的局面。
 
“阿诚哥,怎么还去上去?”阿冰有点好奇地看了明楼一眼,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打断了两位的谈话,可是看起来两位也不像谈话。
 
明诚问她:“他们全都下班了吗?我这就上去。”
 
“你不用上去啦,我帮你把背包和外套都拿下来了——”
 
“谢谢。”明诚接过自己的东西,说:“我还有点事需要整理一下,你先回家吧,我再回公去看看。”
 
“是吗?哦……那,诚哥拜拜。”
 
阿冰终究没看出面前这两个人什么奇怪的地方,终于把包背好,出园区赶地铁。
 
 
明诚转身刚要走,“阿诚……”
 
明楼叫住他。“我……抱歉。”
 
明诚再次狐疑地盯着明楼,如果是因为刚才的事,明楼大可不必又道一次歉。如果是因为别的事,明诚想不出来明楼有什么好抱歉的。他也懒得多想,朝明楼无所谓地摇了摇头,然后转身朝电梯口走去。
 
明楼下意识跟着明诚移动了一步,眼看电梯门关闭,差点脱口而出跟明诚说我就住在那天的酒店,终究还是觉得突兀。在他把话吞回去的同时,电梯门合上了。
 
 
明诚在梯厢里终于轻松了一口气。他不是真的有事,就是不想在明楼的注视下转身去开车回家。刚才的一切从遇到明楼那一刻都很诡异,只能认个怂,回公司清静一下再回去。他有点不想用“躲”这个字,可是随口跟阿冰撒谎然后上楼呆着,这行为跟躲没什么两样。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就遇到明楼了?明诚再次吐出口气,从上衣内兜里摸出一根烟。
 
 
明诚不抽烟,虽然工作场合也会随身携带一点,他摸出烟就是个无意识的动作。他用公司电脑搜出去年的NBA球赛,难得不影响地开了外放。直到洪川的电话打过来,他才注意到天已经黑了。洪川一听明诚说在公司,又以为他在加班。
 
“没加班,看了场球赛。”
 
洪川好奇:“最近有什么球赛?我怎么没听说。”
 
“去年的老赛,回顾一下。”
 
“你要不要上我这来一起吃个饭。阿冰那丫头给我发了个私信,说公司有人找你?没什么事吧?”
 
“没事。”
 
“大闸蟹,我妈新买的。他跟我爸没空等我吃完饭,把东西送到我这儿就走了。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明诚把捏碎的烟蒂扔进垃圾桶,一股脑收起手机外套,“来。”
 
 
明诚下楼的时候门口没什么人,该下班的人这个点也走得差不多了,也不知道明楼有没有其他事,什么时候走的。洪川自己住的小区不好找地方停车。明诚干脆把自己车琐了,出门叫了个车,直接往洪川住的小区开去。洪家父母只有洪川一个孩子,偏偏不能安安分分待在体制内,出来创业找罪受,连带父母也跟着操心。好在唯一的儿子遇到的合作伙伴目前都还不错。二老在了解明诚的身世后对他的关心比从前又密了一层,有的时候几乎像是把他当洪川的弟弟看待。今天的晚餐大闸蟹,多半也是洪阿姨特意叮嘱洪川叫明诚的。
 
明诚换上拖鞋进屋的时候,洪川刚刚把粥热好,一边打开家里的保温盒一边说话;“刚好四只……你说你要不来多好,我一个人吃三只,剩一只明天带到公司去。平常叫你你怎么没这么积极……”
 
明诚没心情,连个笑容都懒得扯出来应付洪川的打趣。洪川从冰箱里拿出两瓶酒,喝了一半才感觉到明诚那两只蟹没动多少。
 
“怎么不吃?是准备留到明天?”
 
明诚突然停下扒饭的动作看着洪川,“跟你说件事。”
 
洪川一脸茫然:“什么事?”
 
“我喜欢男的。”
 
“噗……咳咳咳……”洪川差点被刚吞下去的米饭呛到,“要不是我早就知道,你这开场白很像是要跟我表白。”
 
“对,你早就知道的。”明诚低下头去转着酒瓶底,“我一快三十的大老爷们TM跟你说这个……”两人大学的时候关系就不错,洪川自然从那时候起就知道明诚的特殊情况。
 
“知道就好,到底怎么了?”
 
“就是我今天突然觉得,我记性好像挺不错的。”明诚无奈地摇头,“这么几年过去,我以为我早应该忘得一干二净了……”
 
洪川一个头两个大,敢情是情感问题。“不会就是今天来找你的那位吧?我……”
 
一起工作这几年明诚还几乎没跟他聊过这方面的事。他就默认为少数群体都有自己的隐私,别人不主动提,他也就不会主动问。倒是他自己,最近两段无疾而终的露水情缘,明诚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洪川试探着问:“想找人家复合?还是人家想找你复合?”
 
“怎么可能。”
 
“都不可能那你在这多愁善感是做什么?有用?”
 
明诚盯着地板,洪川看他那神态,竟是一瓶酒给喝醉了的意思,明诚平时不至于是这个酒量。
 
“就是觉得,刚从学校毕业的时候,真年幼无知。”
 
“被人骗财骗色了……”
 
明诚摇头。“别说笑了,不至于……财,那时候刚毕业,跟我比起来对方最不缺的大概就是这个了。走到一起都是心甘情愿……只是,不想再来一次了。那种经历,有一次就够了,没什么意思……”
 
 
洪川把明诚当半个亲兄弟,这几年知根知底,几乎很少见他这么玩味又充满的样子,一着急家乡话都出来了。“既然都觉得不可能了,那你在这叨三念四?刚毕业时……不会是跟咱俩一个学校的吧,应该不是,额……这人我认识吗?叫什么名字?”
 
明诚无所谓地念出个名字。“明楼。”
 
“……你说谁?”
 
“哼……”明诚嘴角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你没听错,明楼。就是昨天道貌岸然坐在论坛主场的那一位……你那是什么表情?”
 
洪川万万没想到会从明诚口中霹出个惊天大雷,反复确认了几次才勉强接受过来这惊人的信息。等半天,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才缓缓说了一句干巴巴的笑话:“我这要是弯的,我也想傍大佬,方便面什么的实在不想再吃了,一个明楼,能少奋斗二十年……”话还没说完,明诚一甩手把酒瓶狠狠掼在了地板上,玻璃瓶瞬间被摔成了碎片。
 
“我他妈没傍他也没对不起他!”
 


tbc.




评论(15)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