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楼诚】戒断成瘾 19







月底有一个活动,甲方是本市最大的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借助举办国际山地赛事,正式发布新开发落成的AAA级景区。至唯作为景区落地推广的项目承包者以及发布活动的协办方,由明诚全程负责双方的合作与对接。最关键的几天一忙起来基本脚不沾地,除了在工作场地,唯一的外出事务只有吃饭和到洗烫店取衣服,回到家里洗个澡,倒头就能睡着。
 
发布活动安排了在前一天晚上进行彩排。阿冰本来是办公室里的实习生,正式入职之后被指定给明诚做助理。小姑娘昨晚为了准备材料,只睡了三个小时,今天一大早先跑去对方公司对接,又跟着明诚出来。现在暂时手头一闲,站在明诚身后困得摇摇欲坠。可是看着明诚在前头站得一丝不苟,她就丝毫不敢懈怠,狠狠掐了自己手背一把。明诚回头刚好撞上阿冰打呵欠。
 
明诚把外套脱下来递给阿冰,交代她拿到幕布前,给那位正在场中的工作人员。阿冰接过明诚的外套,往正在忙碌的地方看了看就明白了。
 
场中正在走景区设计理念访谈的流程,对方公司作为主持人的工作人员穿得很少,短裙的款式和长度都不适合坐下。偏偏她需要坐在四面都缺少遮挡的一把木椅上工作,而最大的摄影机正正面对着她的双腿。从阿冰这个角度看几乎走光了,何况还在录像。所有人都忙着走流程调设备,连摄影师都没提醒。
 
阿冰叹口气,走过去做了个打扰的手势,将外套盖在小姐姐的腿上。对方将双腿微微曲进宽大的外套里,向阿冰投来感激的目光。阿冰被她热忱的目光看得微微害羞,赶紧退到了一边,场上的彩排继续进行。
 
虽然这并不是她的外套,但对方感激的目光令阿冰心里瞬间感到暖融融。她入职的时间不长,作为公司的新人,什么杂事都需要做,每天通常睡得很少,会忘记事情是常事。很多时候职场前辈们的注意力会全都盯在工作的事情上,没人会在意一个新人的感受如何。那位忙于工作的小姐姐看样子并不比阿冰大多少,以至于裙子走光都没人关心。
 
只有阿诚哥才会注意到这样的小细节。阿冰想,他跟着明诚已经有一段时间,对这一点深深有了体会。阿诚哥会观察到很多别人忽视的东西,并且愿意去照顾他人的感受,用他的方式将身边的人维持在一个舒服和体面的氛围,即使对方只是其他公司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员工。并且明诚会这样做并不是带着什么目的,能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得接近完美,让和他接触的人都受到尊重和照顾,并且心悦诚服,几乎是明诚的本能。
 
阿冰想到这里,觉得自己何德何能可以跟着阿诚哥工作,做他的助理。于是又狠狠掐了自己一把,使劲收住困意,打起十二分精神笔直地站到了明诚身后。
 
明诚一回头,正碰上阿冰又捂着嘴打呵欠。就问她:“昨晚干嘛去了?”
 
“……没,赶资料太晚,没睡好。”
 
明诚把她手里的一沓资料接过去,“你先找个地方休息吧,等下需要你我再叫你,辛苦了。”
 
“没事阿诚哥,我可以坚持。”
 
明诚示意馆外一排带靠背的座椅,“去吧,先休息。但是等下开讨论会,你需要做记录,自己定个闹铃。”
 
“哦……”阿冰眼眶微微湿润,还是听了明诚的话转身去找地方休息。
 
 
彩排结束后,后续关于发布会的细节修改、嘉宾确认和媒体邀请,明诚和对方负责人效率都很高,一小时后敲定了所有的事情。
 
对方负责人显得非常开心,“好久没遇到这么爽快的工作搭档了,明天活动结束一起喝一杯如何。哦不过明天本来就有晚宴,要不,今天的晚饭由我请,明先生肯赏光吗?”
 
明诚有心放阿冰早点回去休息,却又不便拒绝对方的好意。对方也是性情中人,就在馆外不远处定了个座,简单请明诚和阿冰吃了个晚饭。
 
两位还在谈话,阿冰打过招呼后出来餐厅外面买奶茶。她正背着明诚的电脑在奶茶店点单的时候,一个漂亮女生急匆匆地跑过来。跑过来的女孩子显然刚刚收工,妆还没卸,跑得气喘吁吁。“太好了,你们还没走,谢谢你呀,今天。”对方手臂上搭着一件衣服,正是明诚的西装外套。
 
 
“不用谢小姐姐,女孩子嘛,下次要注意呀。”
 
“不过,这是……”
 
“这不是我的衣服啦,是我老大的外套,是他让我把外套拿给你的,你应该谢谢的是他,就是正在和你们总经理吃饭的那一位。”阿冰帮对方点了一份跟自己一样的奶茶,递到对方手里并告诉她。
 
正说着话,明诚和对方总经理两位一起从餐厅走了过来。女孩子走过去将西装递给明诚,郑重地跟他说谢谢。
 
“不用客气。”明诚接过外套,十分礼貌地道过别,便领着阿冰往停车场去了。
 
做主持人的姑娘在原地稍稍楞了有一秒,她还准备多说点什么的。
 
那质地精良的西装外套在她的腿上搭了一个下午,厚重又温柔,既挡住了空调的低温,更避免了她走光的尴尬。她因为工作需要十分小心地坐在椅子上,但穿着短裙维持那个坐姿还是十分尴尬。没有人提醒她调换坐姿,更别说给一个遮挡的东西了。姑娘从小就长得漂亮,正在影视学院读研,这次是在外面的公司接了个活动赚外快。工作过程中她稍稍一偏头就能看到摄影师盯着自己看的玩味的眼神,这种目光她早就习惯了。
 
工作结束后姑娘将西装微微叠起来搭在臂弯,她想谢谢西装的主人,并且想是不是可以和他聊上一聊。谁不会对维护自己的人产生好感呢?更何况,当明诚走过来的时候她瞬间眼前一亮,之后几乎听到了自己加速的心跳声。今天的境遇很奇妙,西装的主人竟然长得这么高这么帅。
 
漂亮姑娘通常能在异性面前无往不利,至少不用费什么心思就能赢得关注,姑娘此前一直处在这样的惯性中,甚至在工作时稍稍走神环顾了一下场内,将西装的主人当做了关注她的一员。
 
但很意外的是,明诚拿回西装之后仅仅表示了礼貌的回应,没有表现出和她继续聊天的兴趣,也没有其他更多的意思。对方已经离开了,她还楞在原地没有回过神来。难道这个男人给她主动送西装,仅仅只是把她当做普通工作人员而已,不是对她人感兴趣吗?
 
阿冰抱着电脑和资料,走过去拍了拍愣住的漂亮姐姐的肩膀。“我阿诚哥人很好,你不必太客气的。明天见啦!”说罢快速跟去了停车场。明诚已经拐过转角,走得没影了。
 

阿冰在外人前面说出自己明诚助理的身份,从不掩藏小小的得意和欢欣。这是当然,阿冰想,洪老大说得没错,阿诚哥是全世界最好的阿诚哥。
 
 

tbc.

评论(17)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