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谭陈】酡颜 6



6.


陈亦度面上的热度褪去,他简直怀疑谭宗明是怎么把晟煊做到今天的。按他这么“随性”的做法,公关部不会跟他闹翻吗?陈亦度手下就几十号人,可是刚才那样一幕被员工看到他还是觉得棘手。
 
罪魁祸首本人看出了他的忐忑,却依然一脸轻松,侃侃而谈:“如果我是你的话,我明天单独会找她谈一谈。老板个人的私事跟她的工作无关,心无旁骛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是作为员工的本责。”
 
 
你在自己公司也这样?来车库就算了,上来32楼是为什么,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既然刚好合适,逢迎一场各取所需也就是了。你谭宗明经验那么丰富,难道不知道双方的边界?
 
然而陈亦度只是平整了一下呼吸,没问出这一连串的问题来。跟谭宗明这样的人完全不需要说太多。都是聪明的游戏者,规则不用你反复重申,他深谙此道。如果他不遵守,那只是他自己乐意那样玩而已。
 
“下次不用来公司找我,如果我没有出现,代表今天不会赴约。”陈亦度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简单有力地跟谭宗明申明。
 
“你公司有什么秘密?为什么我就不能来。”谭宗明想找人,才不会管地点是哪里。
 
“不为什么,因为我是老板,我说你不能来你就不能来。”
 
“嗬!”谭宗明简直不屑,“你这里有什么秘密晟煊都有,你到底在怕什么?”
 
“确实怕。”陈亦度拿着手机,用手机角毫不客气地点了点谭宗明胸口。“我怕谭先生忘记规则,随意越界……”
 
谭宗明胸口被陈亦度的手机壳梗得有点疼。“陈亦度,你够可以的啊……还跟我说上规则了。”
 
陈亦度手上忙碌的动作没停,一边四处转来转去关各种设备,一边古井无波地回答:“不遵守规则也有那么多女人愿意跟你玩吗?”多余的情绪一点没看到,就像跟院里下棋的谭大爷唠嗑似的。
 
双手插兜一派悠闲的谭宗明居然真的生出来一种自己杵在这里确实很多余的感觉。
 
陈亦度最后关上灯朝他一挥手,“走啊!愣在那干嘛?”语气就跟招呼他工作间的下属没什么两样。谭宗明从沙发上捡起自己的西装,灰摸跟在人后面出了门。
 
陈亦度,我可是真等了你俩小时!你TM要不要这么对待我……
 
 
那间顶级配置的豪华顶层酒店现在已经算是谭陈二人的唯二的固定“约会”地点,另一个不是别的,只是谭宗明最近等陈亦度的车库。他们目前除了那里,没别的地方可去,也没必要去。如果没有其他新鲜的花样,那里就是最适合的地点,固定下来确实很方便。
 
一路上见谭宗明专心开车不说话,陈亦度忍不住问他。“怎么?陆小姐没有跟你订规则?还有那谁……”
 
“哪谁?”谭宗明问出口才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他从不否认自己有过为数不少的情人,陈亦度随便说一个都可以是“那谁。”
 
为了不影响等一下的氛围,谭宗明适时地闭了嘴。今夜注定又是有趣而疯狂的一夜。
 
 
事实上陈亦度说得没错,过往的情人,包括现在的陆雯雯确实都跟谭宗明有规则。陆雯雯现在住着谭宗明的房子,也是通过他的施与拿到了不错的电影资源。她聪明漂亮,也懂事。谭宗明没主动提出要求,她拿到东西之后几乎不会来打扰他。
 
说起来,谭宗明已经有好一段没去找过陆雯雯了。
 
 
周五谭宗明在会议室旁听完一个项目,回到办公室之后打开自己其中一部私人手机,看到了陆雯雯发来的短信:“谢谢谭总的礼物。”
 
礼物……谭宗明想起来,他是不是该给陈亦度送点什么礼物?这样才符合陈亦度说的规则,不是吗?
 
谭宗明打电话叫了其中一个助理进办公室。助理小姐敲门进了办公室之后,发现叫他的谭总似乎正支着头冥思苦想,她静静地站着等了好半天都没有回应。
 
“谭总?”助理小姐小心提醒谭宗明。
 
谭宗明抬起头来跟她说,“没事了,你出去吧。”
 
谭宗明暂时没想到能送陈亦度什么合适的礼物。车吗?房吗?什么奢侈品?这是陈亦度已经有的。就算陈亦度现在开的车没他送的高级,但那显然是他自己的选择,陈亦度的事业发展得很快,他完全可以买得起。所以,陈亦度陪了他三个月,这三个月……说实话还比较愉快……那么他可以给陈亦度什么作为交换?如果他继续这样没有有所表示,他和陈亦度之间体验不错的“交往”还能继续吗?
 
谭宗明在商言商,拿着他父亲给的五十万,一步步把晟煊做到今天,他精准的大脑永远算计的就是利益和交换。陈亦度给他的体验还不错,事实上可以说非常不错。所以他给的也必须足够稀奇,足够留住陈亦度才行,那陈亦度缺什么?他需要他谭宗明给他什么?
 
谭宗明支着额头想了一会儿,但他确实暂时还是没想出来。
 
所以他去了陆雯雯那儿。
 
 
谭宗明很少这么早就过来找陆雯雯的,他通常的情况是来过夜。
 
穿着家居服的陆雯雯在谭宗明开门的瞬间时就已经挂上了惊喜的笑容。她雀跃地把谭宗明迎进家里,又双手无辜地捧起脸眨着眼睛跟谭宗明道歉:“对不起,我今天没有化妆……”
 
“没事,也很好看。”面对这样楚楚动人的无辜,谭宗明每次都会这样说。
 
谭宗明知道眼前可爱的女人在接到他的电话之后就已经精心打扮过了。她浅色的家居外套里面是性感的冰丝睡裙,再里面,他知道她喜欢穿薄纱半透视的内衣。谭宗明知道薄纱料子被撕碎,随之扯出软嫩的身体勒痕的感觉。
 
一杯酽浓的茶摆在茶几上缓缓放凉,谭宗明慢慢地环顾四周,打量起他从来没注意过的屋子的构造来。
 
柔软的女人躯体适时地撞进谭宗明的怀抱。“我想你了……”她伏在他的胸前,又以仰视的姿势抬起头来,将柔软的双唇贴在谭宗明的下巴上。
 
香甜的气息随着两人相接处不断升高的体温而漫开在鼻尖,诱人的食物一样的香甜。
 
 
谭宗明腾出手,熟悉地抚摸那形状饱满姣好的臀线,低下头去触碰那欲拒还迎的双唇。两对唇舌渐渐纠缠唇舌纠缠起来。“嘤……”一声动情的呻吟从唇角溢出。
 
然而下一秒谭宗明忍不住自己想咳嗽,他推开怀里绵软的身体低头咳起来。
 
 
“……你是感冒了吗?”
 
陆雯雯很快就从抽屉里翻出药箱来,一盒盒感冒药,开封过的没开封过的,凑在台灯下仔细地读打开看说明书。
 
“也许你最近应该做一次体检?小感冒不重视也会是隐患……”陆雯雯看谭宗明不吃药,又慢慢地收起了药箱。
 
“没事。”谭宗明跟她挥挥手,他在纠结,要不要把她揽过来继续。
 
“最近在做什么?”谭宗明问她。
 
每当谭宗明这样问,陆雯雯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意思是他们的相处比较愉快,他想送她一些礼物。然而最近陆雯雯的状态不错,暂时没什么缺的。
 
“最近挺好的,就是……”陆雯雯没说完下句,很想谭总。
 
当然谭宗明也没有耐心等她把话讲完,他尽量温柔地交代对方早点休息,然后离开了。
 
 
谭宗明已经被陈亦度“警告”过不要进他的工作室,但谭宗明压根没放在心上,他真正想去哪里,还真没人能限制得着。
 
所以谭宗明不等电梯一停稳就迈步走进了DU。
 
应该很少有男人能抗拒那样的生理接触。他被那个女人撩拨起了火,且在开车过来的路上越来越硬,疾驰的车带起的呼啸的风就像他下身腹内涌起的欲望。他想发泄,但他要先找着陈亦度,因为陈亦度比起陆雯雯,会让他有更佳的感觉。
 
这个点陈亦度的下属全都下班了,他的工作间果不其然还亮着,他好像已经完成工作,在收东西了。
 
 
“陈亦度!”
 
谭宗明上去抱住人,他准备“旧事重演”,在去酒店开干之前欣赏一下陈亦度别扭的受吻姿态,也是不错的选择。
 
“谭宗明?”陈亦度的嘴角意外带了点戏谑的笑意,他手里的工作停了一瞬,闲聊似的问谭宗明:“刚从谁那儿回来?”
 
“当然专程是来找你的……”谭宗明挑逗地放低了声音。
 
陈亦度收起表情,“你TM先照照镜子吧!”
 
谭宗明拿起镜子,看到了他自己的下巴,嘴上,以及唇角,不红,但是足够显眼的凌乱的口红印。
 
 
最近的生活也挺荒唐的。厉薇薇最近在南欧闲逛,交了个高大的希腊男朋友。那天曹钟给他看朋友圈照片的时候他还有点错愕,没有太多其他的感觉。跟厉薇薇分手,再一次被母亲当成陌生人的那天他心情低落,大脑空虚迷茫,状态极差,就刚好遇到了谭宗明。
 
很巧,谭宗明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解压宣泄的去处,而且体验上佳。至于谭宗明本人……他对他的定义是皮囊上佳的危险情人,危险也有趣。
 
眼看谭宗明擦完自己嘴角的口红,茫然错愕地看着他。
 
陈亦度笑了:“既然谭总有了更不错的选择,那我们就结束吧。”
 
谭宗明没过神来,陈亦度关上了灯,帮他捡起外套塞进他的怀里。
 
“下次别来找我了,没什么意思。”
 
见谭宗明还不说话,陈亦度又补充道:“我也是,真的很忙,没空陪谭总玩……这段时间陪你玩的,到今天也算两清了。”
 
 
谭宗明其实没擦干净,那隐隐的红色还留了一抹在嘴角那里。“陈亦度!”那嘴角会在他听到名字回过身来的时候换上一个专属于谭宗明的笑容,弯出一个并不难看的圆弧来。可惜,以后都没机会看了。
 
陈亦度按下开关,随着工作室最后一抹亮光熄灭,谭宗明的影子也在他的视线里一点一点直到最终全部黑了下去。
 
陈亦度想,幸好,这是从一开始他就知道的。
 

〈字数3.3k〉

tbc.

评论(22)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