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鹿

只有孤独是永恒的。

【谭陈】男孩 3

我的楼诚永远是我的楼诚,我的凯凯永远是我的凯凯。



3.

 
本市最好也是最贵的私立医院二十五层,在只有两个人的烟圈缭绕的昏暗楼道里,不谙世事的陈亦度显然误会了谭宗明,以为他跟他一样,也因为至亲之人的病痛坐在这里偷偷伤心。谭宗明知道他误会了,他坐在这里纯属偶然,是因为病床上那行将就木的老头子,但不全然是陈亦度认为的跟他一样的情绪。
 
谭宗明刚犹豫是要去找周丛风他们还是直接回家睡觉,陈亦度用脚尖捻灭了烟头,站起身来招呼他,“走呀,你跟不跟我去?”
 
谭宗明想问他你成年了吗?不用问也知道没有,陈亦度看起来最多十六岁。也是,十五六岁的小男孩狂妄起来没人会主动承认自己没成年,该干不该干的事都想干一遍。比如当街搂抱女孩子,比如邀请一个刚认识的人去酒吧喝酒。
 
你就不怕遇到周丛风他们对你动手么?谭宗明跟陈亦度的圆眼睛对视了一下。
 
 
他们到达酒吧“七号景点”的时候正好八点,两人刚刚落座,四台烟雾机“哄”地喷出硕大的烟柱,钢管舞女郎在隆重的节奏声中激情登场。陈亦度将双臂往桌上一搁,支着脑袋饶有兴致地盯着看。谭宗明天天在这一代流连,早就没什么新鲜感了。
 
酒水单递过来的时候,陈亦度收回兴致勃勃的目光,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凑近谭宗明大声说:“我只能请你喝三杯,预算有限。”
 
谭宗明无语,就你这样还请人喝酒呢。
 
 
回去的路上很安静,陈亦度问:“真不是你要追厉薇薇?”
 
谭宗明皱起眉毛:“不是。”本人从没追过人,再说我犯得着跟一个中学生抢女朋友?
 
“要是你,也可以,薇薇她挺好的。”
 
凭什么是我,谭宗明在心里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
 
 
陈亦度可能还是喝醺了,尽管那只是三杯对谭宗明来说基本上没什么度数的酒,因为陈亦度的话明显多了起来。
 
 
“我也喜欢薇薇。”陈亦度拉了拉书包带,低头踢了一块石子。“不过我妈妈生病了,我没有心思和她好,上了大学是不是大家都在谈恋爱?”
 
“我妈妈也喜欢薇薇,薇薇从小就跟我同一个美术老师。要是有人欺负她,我不会答应的。”
 
“我喜欢画画,上完高中我会出国,我想去巴黎学设计!”
 
陈亦度背着中规中矩的书包,对着谭宗明侃侃而谈,举手投足神采奕奕。让谭宗明无法将眼前人与那个被人围堵,之后又在医院楼梯间躲着抽烟的陈亦度联系起来。
 
谭宗明隐隐觉得自己是误打误撞成为陈亦度的发泄口了。谭宗明那几年不出现,回了国和亲儿子都没一起吃过一顿饭的亲妈在几个小时前刚刚起飞回美国。谭宗明对自己亲妈没什么情感依赖,但他知道大多数人都不是这样的,比如眼前的陈亦度。
 
谭宗明隐隐猜到陈亦度母亲的病况不容乐观,并且这一直被宠着长大的孩子现在需要独立面对一些艰难的事情。他可能还没想好怎么应对,拒绝喜欢的女孩,躲在医院楼梯间呆坐,抽烟,遇到也“躲”在楼梯间的病人家属谭宗明立刻就产生了同理心,以安慰他的由头请人来酒吧街喝酒,借着发泄一些情绪。
 
谭宗明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长这么大今天第一次莫名其妙地当了回树洞。
 
 
谭宗明回想起在那个七年前撒手人寰的生前最疼他的老人。无声无息地晕倒在洗手间,等外出购物的保姆回来的时候已经垂危了,送到医院两小时后收到了医生的病危通知书,抓着小保姆的手就这样永远闭上了眼睛。谭耀川还在长途飞机上,而他赶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有一对明烛中间慈祥的黑白像。谭宗明终于还是不吝啬朝陈亦度开了口:
 
“你妈妈会好起来的。”
 
陈亦度眼睛倏忽一下子变亮,“我也觉得,医生也是这样说的。”
 
 
出租车到了小区,下了车的陈亦度扭头笑嘻嘻地看着谭宗明:“你那哥们真的喜欢薇薇吗?”
 
谭宗明看着他随意地点点头。
 
“那你让他去追吧,人跟你一样的话,也不错,可以当薇薇男朋友。”
 
“……”谭宗明简直想敲敲他的毛脑袋,三天前还被谭耀川指着鼻子骂不务正业的混世祖,你是哪只眼睛看出我比较不错?


tbc.

评论(12)

热度(141)